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暗血时代 >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时空重置
    时大志与1601号飞船返回逗号战舰,虽然还不是新舰,但也算得上三千飞船中真正返回的第一艘。

    逗号战舰给了它们极高的欢迎规格,拔异申请的舰外见面只是临时加入的部分,随后,就连卓尔人都派出了一名人员前往。

    以前,就连快速战舰在卓尔人那里都不曾有过这个待遇。

    当然卓尔人挤出宝贵的人员资源前来还有其他重要目的,只是表面看起来从所未有过。

    雷反倒没有出现,这个鼓舞人心的时候,它最合适的方式是选择暗中审查。

    整个逗号战舰中的安全部,在随后另外一批幸存生命于盛之以的带领下前来汇合时,才立即显目地大规模地高效运转。

    大量复杂而严格的审查工作,让刚刚被逗号战舰形态之美震撼到的幸存生命们如入黑洞。

    然而最为严格的审查还不在这里,单独隔离的陨石生命由雷亲自审查,3961根据雷的申请也派遣了两名卓尔人前来协助。

    逗号战舰与幸存生命汇合后,便转头离开。

    没多久,新巨舰与没有“颜色”的幽暗战舰交战辐射也追上幸存生命的飞船。

    若不是两舰的实际距离只是在高层次级别上“相近”,实际仍然很遥远,它们交战的辐射可能会先于幸存生命甚至1601号飞船到达。

    楚云升没有在原地观看双方的交战,逗号战舰却可以在后续的辐射信息中观看。

    巨舰似乎没有任何的其他攻击方式,“笔直”地飞向敌舰,就像最原始的撞击一样,撞击向敌舰。

    它很快便受到了一的打击。

    它现实的巨舰结构根本承受不住这些打击,甚至没有这些打击,它自己都会在宇宙溃散,向宇宙归还借来的一切。

    一次次的打击,一次次的消散。

    它却始终笔直地冲向敌舰,消散的碎舰中,一次次浴火重生新的巨舰,崭新,昂扬,笔直向前!

    犹如不死之舰,战火中,一次次重生。

    一次次崭新如初。

    一次次向前如初。

    任何生命或战舰面对这样的敌人,都将头疼不已,甚至被震慑住。

    巨舰只要撞击!

    幽暗战舰对它的攻击早已变成了无法在辐射中监测到的方式,但依然无法阻止巨舰在一次次溃散又重生中高速冲来。

    直到它最后一次浴火重生,即将撞击高速而来的幽暗战舰,它在向1601飞船离开方向的辐射中扩散了一道原巨舰字典可以翻译的信号——

    “神储,我打不败它,它其实一直等着我的这一次撞击,撞击的一瞬间,你要看清楚了,它与我都会短暂的显露,记住它的样子,记住我的样子,将来我们也许都会再相遇,那时,一定要第一时间杀死它。”

    随后,巨舰轰然撞上幽暗战舰,

    它像是纸片一样撞得粉碎,飞散向星空各方,又迅速地消失,归还宇宙。

    幽暗战舰却仿佛一道划痕都没有留下,一如之前。

    但下一刻,坚不可摧的,曾令岿灵主胆颤的幽暗战舰,仿佛被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快速地凌空折叠。

    当折叠到一个点的时候,点所在的时空像是从一个微小的泡沫迅速地被吹成一个膨胀的巨大气球。

    3961紧紧地盯着这个巨大时空泡沫,在这个关键时刻,忽然说道:“这个泡沫要是破了,我们全部要死,星空将从泡沫边缘开始被重置时空,重置之后,我们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永远不存在了,那时也许只有宇宙本身才能将它熄灭。”

    3961与楚云升现在看到的已经是过去的辐射,两舰撞击的结果早已在所发生的星空坐标上确定,只是他们现在才看到而已。

    如果灾难已经发生,那谁也跑不掉了。

    楚云升回来后,根据他在巨舰时对两舰距离与速度的测算,已经按时进入过气泡世界,“提前”在气泡世界观察过它们交战可能反映在气泡世界中的变化。

    在两舰撞击的实际时间上,气泡世界曾浮现出过两只“眼睛”一样的古怪气泡,十分巨大,以至于楚云升毫不费力地就能将它们从周围气泡中分辨出来。

    但它们却像是钉死在了气泡世界,无法动弹。

    一动不动。

    不过两者又有区别,一个像是“真”的,一个像是“假”的。

    楚云升不知道它们能不能“看到”自己,没有再靠近仔细观察,他一瞥之后就离开了,以他的黑气能力,仍不能戳穿岿灵主的气泡,而让岿灵主恐惧的幽暗战舰生命,更没有必要去试,反而暴露自己。

    3961的担忧并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宇宙的作用,还是两舰现在的状况还达不到那个破坏性的级别,或者其他原因,吹起的巨大时空泡沫中,短暂地显露了两个仿佛正在重组重现的“结构”。

    并没有什么样子,或者影子,只有两个完全不同,却都非常精妙的重组结构。

    重新组建的速度极快,改造后的3961都跟不上,但它们的重组进度却异常缓慢,仿佛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完全重组重建成功。

    而在那巨大泡沫中的时空效应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显然也不是简单堆积时间就能解决的,那个气泡的稳定存在便是关键的基础之一。

    对3961而言,从未见过世间竟真的有如此精妙却仍能稳定的生命结构,卓尔人的生命体在它们面前就是像是寒酸的地球人。

    “3961,不用记那些结构,记它们重组的方式,哪怕不懂,先记下重组方式的我们所见。”楚云升立即纠正了3961方向性错误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它们的生命结构都远超寒灵主以前的初灵体,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可能就是我们始终没法剖析寒灵主灵体的难题,它在高度折叠后的泡沫时空中神奇地展现出来了。”

    3961闻言立即意识自己方向错了,马上更正,不过时间留给它已经不多,很快巨大时空泡沫不见了。

    并没有发生3961担心的时空重置,只是辐射信息被人屏蔽了。

    两舰交战坐标点再无一丝辐射信息传来。

    “幽暗舰赢了?”

    3961有些不确定,但应该是幽暗战舰赢了,巨舰赢了估计不会屏蔽辐射。

    “不知道。”楚云升结束这里的观察,随即分散分时到诸多格间中:“巨舰就是输了也不会全输,我们还是按照新的计划行动。”

    在雷所在的格间中,两个卓尔人正在检查所有准备工作。

    格间的中间,虚拟着一个“陨石”。

    等到卓尔人检查完毕,雷向楚云升道:“尊上,开始吗?”

    楚云升看了看卓尔人模拟的成功率,道:“开始吧。”

    星空的另外一侧,一个巨大恒星系的一条悬臂末端,

    与拓灵主一起掠过这里的戡灵主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对方跳出了它所预设的两个选择范围,既不是不投降的顽抗者,也不是立马投降的归顺者。

    对方竟然和它打着一样的旗号,它以戡灵主的字典给自己起了名字:“我名为祁,神储麾下,亦奉命”

    戡灵主明知自己才是真的,对方是谁恐怕神储自己都不知道,可是它有办法戳穿对方吗?没有,它连证明自己的办法都没有。

    这种事情,本来压根也不需要证明,拓灵主就不需要它拿出什么证明,这个星空下,谁敢随便承认自己是神储一方的人?

    偏偏就遇到这种奇葩的情况,饶是它经验丰富,一时也无计可施。

    虽然它座舰中还有一个第六纪的地球人可以作为一种证明,但对方想承认就承认,不想承认又能怎样?

    反正对方已经自称神储麾下了,也是奉命行事。

    真麾下假麾下,其他生命与种族谁知道?

    其他都好说,不管真假,只要归于神储麾下就行,但双方谁来指挥谁却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戡灵主当然可以宣布对方是假的,然后按照拓灵主已经制定的方案立即攻击,但显然不利于如今需要结集所有非左旋势力的形势需要。

    是真是假最终需要楚云升来定。

    所幸卓尔人给他定制的这艘座舰中,保留了许多规制,尤其它曾与愔灵主同存的规制,非常的详细,现在正好拿来用。

    它立即将这些规则发给了对方,如果对方不愿意接收,那它最好的处理办法只剩下各自离开。

    不过它倒是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了,还声称它也有同样的神储定下的规制。

    戡灵主无视了它的谎言,如果说其他的,它还真的不一定拿得准,和愔灵主相处的规则,它怎么可能有?

    不过双方战力对比的优势仍在它与拓灵主这边,不怕对方搞出什么事来。

    三灵同行,它们的这条航线立即变得更加的和祥,无人无舰胆敢对抗三灵,一切相互厮杀马上变成大家自己人,归于戡灵主的座舰之中。

    倒是应了祁灵主的假名字,越来越人多势众,声势浩大。

    然而其他航线上已经杀到地狱般的程度,戡灵主座舰不断地探测到其他航线上传来的血腥战争与求救信号。

    从这些探测信号中,已发现有其他灵生命也在大肆屠杀其他生命。

    也发现了,竟然许多生命包括灵生命,都是虚假地打着自称神储麾下的旗帜攻击竞争者。

    “我奉命!”

    “我亦奉命!”

    这样的伪奉命信号此起彼伏,为了目标之地的计数而疯狂。

    而在目的之地,随着时间的推移,陆续已有战舰抵达。

    一直为1的数字终于开始快速跳动。

    航路上的众生命于是变得更加疯狂与血腥。

    一艘战舰接着一艘战舰从血路中脱颖杀出,抵达目标地。

    而在这一条条血腥与残酷的求生航行上,一只庞大的舰队已经打到只剩下一艘的地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