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血色之湖
                      而这个血湖之中似乎还有泉眼,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气泡在血湖之中窜出,这才使得那血湖水源不断,能够源源不断地向外溢出。只是这情形看起来也未免惊心动魄了一些。

    接着看去,又见这个血湖的正中央有三朵正在盛开的花朵!

    这三个花朵一个鲜红似血,一个洁白如玉,一个却是诡异的有些虚淡,好似不是实体一样。

    一看之下李南北的心脏就狠狠跳动了起来,眼前的景象他并不陌生,他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庚申墟,那个抽取活人筋骨血肉用来破除封印的黑衣中年人。

    当时那抽出的血肉和筋骨的气息和眼前这红白之花的气息一般无二。眼前的两朵花竟然是血之花和骨之花!至于最后一朵李南北更是熟悉无比,那赫然就是魂之花!

    此地绝非善地,不可久留!心念动中,李南北手中猛一捏诀,逍遥步施展而出,眨眼之间就没有了踪影。

    下一刻,李南北出现在百丈之外,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苦。原来正如他所料那样,在他出现的地方依旧是一片血湖。那血湖竟然是像赖上了李南北一样,甩都甩不掉!

    “逃!我就不信逃不掉!”李南北一咬牙,灵力疯狂运转起来,神之剑爆发出极为耀眼的灵芒。尖锐的破空声之中,神之剑有若流星一样划破长空而去,只留下一道残影而已。

    神之剑上的李南北此刻眉头紧促。

    神识扫描之中,李南北并没有发现血湖一同跟来,他不禁松了一口气,但愿那诡异血湖的诡异跟踪只是在近距离有效,若是远距离血湖将不会跟来。

    一口气飞了足足几百多里地,李南北这才停了下来,然而还没等他喘过一口气,他的耳边再一次响起了那汩汩的水流声。神识一扫而过,血湖再次出现

    经过方才的一番尝试李南北这才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事实,血湖肯定是柏霖专门为天命之人准备的,果真无法逃掉!既然摆脱不了李南北索性也不再做什么无用功了,他手持法宝大马金刀地站在原地,静待下一步。

    李南北心中的不屈之意此时已经被彻底地激起。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血湖之中忽然乍起了一团血花,那血花足有十丈之高,好似是在半空之中盛开了一朵妖异的血色巨花一样。在那血花四溅之中,一把血色之剑悬空而立!

    那血色之剑同李南北的神之剑一般大小,上面森森的气息让人不禁感到不寒而栗,尤其是那通体的血色好像随时都会从上面滴出血来,简直是邪异到了极点。

    此时那血色之剑正直直地指向了李南北!

    李南北下意识地咽下了一口唾沫,手一翻又将音灵钟给祭了出来。天可怜见,李南北宁愿去面对归云等老不死的也不愿意面对这样一把诡异无比的剑。

    没想到事情却是远远没有结束,就在这第一柄血色之剑之后血湖里面接连不断地乍起一团又一团的血色水花,一柄又一柄血色之剑不断地悬在当空!

    李南北这下彻底傻眼了,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控。

    这个时候整个血湖就像是沸腾了一样,无数的血色之剑前仆后继地破出水面悬在半空,一个呼吸间已经密密麻麻地延伸了数里范围!

    现在在李南北的眼前是一片血色的天空,这天空之中全部都是血色阴森的妖异长剑,每一柄长剑都是直指李南北,李南北浑身上下被血色长剑紧紧锁定。

    此时此刻,李南北的额头上已经溢满了汗水,他就像是一个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就连呼吸也被他闭住。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动了一丝一毫,那漫天无穷无尽的血色之剑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刺过来!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过去了漫长的时间,在这漫长时间之中李南北浑身上下都没有动过一分一毫。那漫天的血色之剑也同样是整整逼迫着李南北,阴森的剑意已经快让李南北的精神崩溃。

    经过这许久时间的消磨,李南北的心智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大不了一死,拼了。

    试想一下,面对漫天无数要攻击李南北的血色之剑,他无时无刻不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中,生怕自己的一个气机不对就惹来杀身之祸,这种精神的消磨最为迫人,李南北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将体内的灵力暗中运转了起来,李南北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神色,他猛地一咬牙,手中法诀闪电般地捏了起来。神之剑在这一刻瞬间化作一道闪电,而音灵钟和蛟龙剪也是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将自己护在中间,他已经开始逃了!

    李南北所料分毫不差,几乎是在那同一时刻,漫天的血色之剑同时也动了!他们嗡的一颤立刻就化为了一道血色闪电,那速度竟然是丝毫不逊于神之剑!紧紧贴着李南北刺了过去。

    这一幕从远处开去异常壮观,只见一个修士正在拼了命地御剑而行,在他的后面则是一片血色天空紧紧跟着,那声势倒是十分骇人。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李南北狠狠地咒骂了一句,经历了无数生死险境安然处之的他再也无法淡定了。那身后无边无际密密麻麻的血色之剑就像是全都捆绑在了他的身上一样,无论飞多快都无法摆脱分毫。

    一步之遥!血色飞剑仅仅离李南北一步之遥而已!那无数血色之剑上逼迫而出的阴森剑意和诡异杀气已经让李南北的背后鲜血淋漓血肉模糊!李南北现在就像是被猎豹追逐的一只兔子一样,正在使出浑身解数拼了老命地亡命逃遁。

    李南北体内的灵力时时刻刻都在疯狂地运转着,几乎是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他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知道哪怕只要有一个不慎自己就会被万箭穿心而亡!就这样,李南北一直狼狈不堪地逃了下去。

    即便是李南北的心性再为坚韧这时候也受不了了,他体内的灵力基本上已经消耗干净,就连储物袋内的灵石丹药等也早就被他疯狂地吸收了个干净。时时刻刻都处在灵力透支之中,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

    在这段时间之中李南北只知道没完没了地向前飞行,他也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但是他却肯定自己至少也飞了上万里的距离!然而这诡异的轮回之地竟然是没有尽头,似乎是再怎么飞都不可能飞出去。

    神之剑上,疲惫不堪的李南北不禁喘了一口粗气,他那坚定无比的心性这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他看不到任何希望!照这情形看去他肯定会被血色之剑刺穿,他根本就逃不出去。

    就是在那一个心神疏忽的瞬间,李南北脚下的神之剑随之微微一滞,他身后的千万只血色之剑瞬间就冲了上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之声立刻响彻云霄,仙剑之上的李南北一头就向后栽了下来。

    无数的血色之剑瞬间就将李南北的浑身上下都生生刺穿,从李南北的背面穿入,然后再从李南北的正面透出!李南北的胸膛四肢所有地方都已经被血色之剑插满,血色之剑上沾满了李南北的鲜血,显得更加鲜红!

    李南北并没有掉落下来,而是被那无数刺穿自己的血色之剑对穿着继续在空中飞行,这个时候血色之剑调转了一个方向,穿着李南北沿着原路飞回,他们的速度更是瞬间大增,比之原来快了千倍万倍不止。

    李南北此时早已昏昏沉沉,迷糊不清了,他的神智已经浑浊,只是还有一丝潜意识尚还清醒,能够感觉到浑身上下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他能感知到自己的生机正在江河决提一样流逝而已。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李南北根本就无能为力。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血色之剑再度飞到血湖面前,带着李南北直接一头扎了进去,直接将李南北狠狠钉在了血湖的底部!而其他的血色之剑则是瞬间融化在了血湖之中消失不见。

    在这一刻已经昏迷的李南北再次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如果说方才的痛苦是万箭穿心,那现在的痛苦则是万箭穿魂,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比之千刀万剐还要残酷!

    巨大的痛苦已经让李南北彻底失去了清醒,他浑身上下距离无比地抽动着,潜藏在体内的巨大潜力被生生地催发出来,早就已经枯竭的丹田里竟然是再一次充盈了灵力。

    在湖底拼命地挣扎起来,李南北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移山填海的威力,血湖再一次变得沸腾起来,一个又一个千丈高的血花从湖面迸出,一时间直有日月失色天地动荡之威。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李南北被血色之剑死死地钉在湖底,根本就无法挣脱。

    血色湖水正在顺着那几十只钉满了李南北身上的血剑上涌入李南北的体内,李南北的血肉筋骨就像是被烈火炙烧一样,被那血红色的湖水一点一点地腐蚀融化!此时的情形和他在庚申墟面临黑衣中年人时一般无二!

    短短的几个呼吸而已,李南北的血肉竟然已经被消融一空,现在的他只还剩下森森白骨而已。但是那血色湖水的腐蚀没有丝毫停顿,李南北的骨骼也在寸寸消失,一点一点融入湖水之中。

    这是一种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一般痛到极限会使人的神智丧失陷入昏迷,但是超过了极限的痛楚却是只会让人越加地清醒!李南北现在就是属于这种情形,他的灵魂都已经痛出了道道裂痕!

    在这同一时刻,热闹无比的困妖谷之中却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困妖谷的圣地试练场之内,各个部落前来参加试练的妖王早就已经就位,妖王柳长生也是在前一天赶到。他们每一个妖王都在配合着自己的佐王对战试手演练,不知疲惫地一遍又一遍。

    所有的妖王之中唯独只有柳长生独身一人,在一众妖王之中显得特别刺眼。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