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二百二十章:再度发作
                      李南北身受重伤,绝对实力上已经处了下风,这也决定了此人绝对不会是韩木兰的敌手。可是要是这么游斗下去的话。只怕还要一阵功夫才能将此人击毙,这是韩木兰所不能忍受的,她觉得现在已经够丢人的了。

    韩雄的目光渐渐变得无比凝重了起来,这个李南北以后定会是一个可怕人物!他这时候向着韩木兰打出了一道神识“木兰,他现在是外强中干,你现在这种打法只会让他投机取巧有机可乘。他绝对实力不如你,你非要如此战斗吗?”

    韩木兰闻言心头一惊,她一下子惊醒过来,自己竟然一时间被气昏了头,要想速战速决其实简单的很,雷霆一击就是。想到这里韩木兰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轻笑,她心念一动六十四把飞剑瞬间收了回来。

    “李南北,我承认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修士,同辈之中我从来没经历过这么艰苦的战斗。不过这一切可以结束了,现在,你的死期到了。”韩木兰冷声说道,法诀指引之中,那六十四把飞剑立刻漫天狂舞起来,眨眼之间形成了三把巨大的飞剑。

    这是要硬碰硬!李南北一看这情况脸色立刻也变了。

    “事到如今只有逃了!”看到这种情况,李南北心中想到,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韩雄。要不是韩雄一只死死盯着李南北,换做之前,他现在早就跑得没影了,还用得着在这里拼命。要想逃跑,这个韩雄是第一障碍。

    这个时候三把由飞剑组成的巨大飞剑已经狠狠扫了过来,这三把飞剑都是闪电一样,从三个角度狠狠地攻了过来,第一时间就将李南北所有可能的退路全部封死,让李南北除了硬接之外再无他法。

    韩木兰不愧是韩木兰!

    现在没了飞剑可以借力,李南北的神之剑要兼顾御空而行,无法全力迎敌,这不得不说又是一个大大的不利因素。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李南北猛一咬牙,蛟龙剪和音灵钟已经是飞了出去。

    恐怖的能量波动立刻爆开,童贯等人都是面色一阵凝重,心头一阵暗惊,此人在如此情况下竟然还有这种灵力,实在是震撼人心。

    与此同时李南北那庞大的神识威压更是火山爆发一般瞬间冲向了韩木兰,韩木兰心神猛地一震,手底法诀随之一滞,那三把巨大仙剑也是猛地一乱。在这种种手段之下李南北方才刚好避过了第一击。

    李南北现在的脸色十分难看,韩木兰一改变战术之后他明显就有些吃不消了,韩木兰修行底子十分惊人,现在和她硬碰硬根本就是找死。

    方才仅仅是第一击而已,却是逼得李南北手段齐出,狼狈万分地勉强接下。李南北明白第二击自己定然会重伤。用神识威压对付韩木兰只是权宜之计,韩木兰不是别人,用了一次李南北就有些吃不消了。

    “怎么办?”李南北正在思索之间,忽然一股巨大无比的疼痛从骨子里面袭来,他整个人猛地一震,险些就从仙剑上栽下来,一口鲜血更是被他喷了出来,正是神毒发作了!

    “这是什么情况?”李南北这一下子狂喷鲜血着实是将众人吓了一大跳,他怎么突然就吐血了。再一看大家不由都是一惊,此人竟然是身上有伤,现在应该是旧伤发作了!

    童贯的脸色十分难看,韩家的一众子弟脸色更是难看,韩雄现在也忍不住抽搐了起来,这简直就是裸地在打韩家的脸。

    韩家第一人轰轰烈烈斗了一场,到现在愣是没把对方拿下,末了终于占了上风却发现人家竟然是抱伤而战,这不就是明明白白地向着大伙宣布,韩家第一人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不可思议,此人竟然身上早有旧伤!”

    “他身上有伤尚能和韩木兰大战至此,要是完盛状态的话岂不是”

    “你不要命了,这种话都敢说!”

    “”

    四方修士的议论声落入韩木兰的耳中,韩木兰现在是银牙紧咬,拳头更是紧紧攥在了一起。她一张俏脸又惊又怒,惊的同样是此人竟然以带伤之身力战自己,怒的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此人。

    “木兰,他是敌人,怎么做你应该清楚,杀了他,你还是韩木兰!”韩雄的眼神之中厉芒一闪,向着韩木兰打出了一道神识。韩木兰听了之后则是心神一震,脸上渐渐出现坚毅神色。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这该死的的神毒!”李南北此时此刻已经疼痛到了极点,他强忍着摇摇晃晃地在仙剑上站着。四方修士的议论声落入他的耳中,他心中一动,竟然是笑出声。

    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笑得出来!韩木兰已经被快要被李南北搞得失去理智了,这人究竟是个什么人,每每关键时刻都能镇静自若。换了韩木兰她自问做不到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情况下还能丝毫不慌乱。

    “韩姑娘,我知道我们是仇人,你要杀了我替楚青山报仇,这无可厚非,但我相信韩家不会趁人之危,你敢不敢给我十息的时间,等我把旧伤压下去再和你一战!”李南北对着韩木兰说道,脸上豆大的汗珠正在滚落,显然正在经受着巨大的痛苦。不过他的神情还是依旧那么的风轻云淡。

    四方修士都在默默地观战着,而且虽然是不得不杀的敌人,可是韩木兰也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杀了李南北有些胜之不武,堕了韩家的威名。当下她咬了咬牙,点头道“我给你足够的时间,你开始吧。”

    李南北闻言冷笑一声,说道“那李某就多谢韩姑娘了。”

    说着李南北一抖手,一片东西顿时飘在他的周围,大家一看都是有些傻眼,只见什么丹药,灵石,玉符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竟然全都被李南北翻了出来。这是什么疗伤方法,当真是闻所未闻。

    接着只见李南北两手一挥,那些浮在半空的丹药全都被他吸到手中,也不见他吞下,而是在手中捏起一阵法诀。而后随手抓了两抓,把两块灵石吸入手中一把吸收,他疲惫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点精神。

    再然后李南北则是又将丹药打了出去,两手引动之中,那丹药和玉符在空中一阵轻轻地移动,看得围观的众人都是一头雾水。韩雄的眼神之中则是满是凝重,就在这时,他眼中一道杀机猛然闪过。

    但是也就在这时候,神之剑上的李南北却是猛地一瞪双目,张口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正是他的音杀绝技九天龙吟诀。龙吟诀一出韩雄等人都是身子猛地一震,脑袋更是嗡嗡一阵作响。

    而韩家的三个子弟之中却是立刻就有两人仰头从仙剑上栽了下去。李南北归真上清之境的龙吟诀,在他们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无法承受,竟然是当场就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阵无上的天地雷威席卷而来,整个天地都被照得刺眼夺目。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之中,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直接劈向了韩雄!

    也正是在这一瞬间,一道剑芒闪电般划破长空而去,眨眼之间已经没了踪影。再然后众人只见那天雷之中跳出一个人影,此人横眉竖目,眼神之中似要喷出怒火,当空发出一声暴喝“追!”

    三道剑芒一闪而过,正是韩中天,韩木兰和童贯等三位归真之境的高手。这三人修为都是极为高深,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踪影,方才还在大战的半空一时间又变得寂静无声。

    那最后一个韩家子弟现在总算是反应过来,他昏头转向地咬牙捏诀,一头向下冲去,将那两个掉落而下的韩家子弟接住,然后就纵剑远去。

    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方才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李南北不禁感到赞赏又是感到好笑。看他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故弄玄虚借机逃跑!

    那根本就是虚张声势而已,难怪大家都奇怪怎么这个疗伤方法从来没见过,又是玉符又是灵石的。这家伙竟然是利用这事情做幌子,暗地里布成了引雷大阵!

    韩雄见多识广,当他看到李南北那怪异的疗伤方法之后就起了疑心,立马他就当机立断要将李南北暗中干掉,可是没想到却被李南北抢先一步,先是一声龙吟诀把韩雄震蒙,再来一道天雷劈向韩雄。等到回过神后李南北早就逃远了!

    韩雄闯荡修行界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栽过这种跟头,韩家这次可是被人又狠狠扇了一巴掌。韩家年轻一辈第一人久战不下人家的带伤之躯,威名赫赫的韩雄更是被耍,这笑话可真闹大了。

    李南北此刻人在神之剑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神毒的发作几乎折腾得要了他的命,在他的后面则是三道剑芒紧追不舍,要不是李南北的神之剑速度奇快,怕是早就一名呜呼了。

    追了片刻,童贯渐渐被韩木兰和韩雄拉开了距离,他不禁叹息了一声,手一捏诀停了下来,转头折返回去。

    “此人今日杀不可!绝对不能让他逃了!“韩雄此时双目圆瞪牙关紧咬,这个年轻人要是活下来实在是个极大的祸患!此人的修行天赋,此人的心性都是百年难得一见,若是任他成长下去,定然是修行界之中的绝顶强者。

    此刻韩雄内心之中除了坚决就是震惊,这个李南北明明是一个同韩木兰不相上下的归真上清修士,为什么他的御剑飞行却是能同自己不相上下?

    十息之后,韩雄的神色变得阴沉了起来,这个年轻人当真是不简单。

    此时的李南北竟然是往困妖谷的方向逃去!眼中闪过一道狠色,韩雄再也管不了许多了,隔空冲着李南北打去一拳。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