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七十六章:失败缘由
                      沈浪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忙着炼丹事宜,又是一连十几天时间不见人影。李南北也是乐得清静,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静静修行,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沈浪居然在今天出现了。

    虽然沈浪还是那样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可是李南北也从他的眉宇之间看出了那一丝忧色。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炼丹出了问题,请来的这些炼丹师都是兰虞国以及周边各国大名鼎鼎的炼丹师,他们都曾经炼制过顶级丹药,一个个也是信心十足。

    可是不知为何一来到沈府之中他们却是突然间全部失去了水准,试练了几鼎寻常丹药出的全部都是废品。考虑到可能是由于炉鼎使用不习惯,于是就让他们换用自己的炉鼎,不过结果仍然一样,炼出来的依旧是废品。

    这一下子可急坏了沈家,他们花费天价相继又请来一些炼丹师,不过令人失望的是练出的同样是废品。沈浪这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他记得李南北在玉清宫的时候就是种药炼丹长大的,于是就想让李南北去看一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南北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说道“沈浪,我在玉清宫确实是主管炼药一脉的弟子,可是炼丹我只是见得多而已,平时倒是动手练过一些,不过只是炼着玩玩,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采药,种植。这种事情都是大师兄负责的,我也就不怎么上心。既然那么多的顶级炼丹师都不行,我这一个半吊子的门外汉肯定也不行。沈浪,我不是不想帮忙,只是事关重大,我怕会误了沈老爷子的大事。”

    “你还是去看看吧,或许你能发现什么。”想了想,沈浪最终还是执拗地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李南北好歹对炼丹也算精通,这也算是一点希望吧。

    看着沈浪那双眼睛,李南北终究是不忍心拒绝,他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跟着沈浪,不多时就已经来到内院的丹房。

    “吱呀”一声推门进入,只见丹房之中已经挤满了人,足足有七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在皱着眉头讨论着什么,此时此刻大家倒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是瞪着双眼盯着沈浪身边的李南北,均想“这个小毛头小子来这里干什么的?”

    “几位前辈,这位乃是李南北,也是晚辈请来为义父炼制顶级丹药的。”沈浪简略地向众位炼丹师介绍了一下李南北,李南北则是一一拱手向着七名炼丹师行了个礼。

    “就这毛头小子也能炼丹?他怕是连丹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吧!”听到沈浪的话几名炼丹师先是一愣,他们又看了几眼沈浪两人,确定这两个年轻人没有开玩笑,接着就一个个愤怒地大笑了起来。

    “沈公子,你这是在羞辱老朽吗?”七人之中,有一名炼丹师银发飘飘,一身道袍的老者冷笑着扫了李南北一眼,两眼一瞪,指着沈浪喝问道。这位正是兰虞国第一炼丹师,张角。

    “张前辈请息怒,晚辈绝无此意。”沈浪面无表情地应道。

    “既然不是羞辱老朽,那你找来一个毛头小子是什么意思?”张角随手一指李南北,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沈浪,“老朽炼了两百多年的丹药,反倒不如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沈公子,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张老,何必多言,我等对沈老爷子已经仁至义尽,虽然未能练出丹药有些对不住沈老爷子,但是我等已经尽力,自是问心无愧!沈公子,老夫告辞了!”七人之中又有一人猛地站了出来,激动无比,显然是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就要拂袖而去。

    这人乃是兰虞国的邻国癸国的顶级炼丹师于吉。

    眼看着沈家花天价找来的顶级炼丹师就快被自己气走了,李南北急忙冲了出来,他一把拦住于吉,陪着笑脸说道“各位前辈息怒,方才三少爷没说清楚,我并不是来炼丹的,而是来学习炼丹的。我无门无派,无意于修行,唯独对炼丹一道十分痴迷,奈何炼丹一道博大精深,我穷毕生之力也无法领略其万一。三少爷乃是我的至交好友,他说沧溟大陆最为顶尖的炼丹师正在沈府炼丹,所以就把我带来观摩学习一下,几位前辈可能是误会了。”

    李南北费了还一番力,赔尽了笑脸才把这七个自命不凡的老家伙稳住。老家伙又大眼瞪小眼地瞪了李南北好几眼,这才又接着回归正题,开始皱着眉头讨论了起来。

    而李南北表面上漫不经心站在一边,神识却是在丹房之内细细地扫了起来。炼丹是个细致活,炉鼎,药材,火候,丹方,每一个细节都要确精准无误才能够成丹。

    不过这七个老家伙都是炼丹百余年的老手了,按理说是早就已经驾轻就熟,每一步都是烂熟于心,闭着眼睛都能够熟练操作,是不可能犯错的。七人同时练出了废丹,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李南北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云老,你在陈国炼丹向来以成丹率奇高而闻名,想来是控火之术独树一帜,怎么这一次也是颗粒不成?”

    “葛老,我也很是迷惑,火焰的操控,强弱,时机,我丝毫没有马虎,这要是放在以前,一鼎丹药起码能成四成,可是在这里他偏偏就全部都是废品,草木精气莫名其妙地就流失了。

    “老夫练出的丹药也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草木精气就消失得一干二净,老夫毕生炼丹,这种情况倒是第一次出现!”

    炼丹师们的讨论落入李南北的耳中,起先他并没有在意,可是听着听着他就来了兴趣。照这些炼丹师所言,他们炼丹的过程当中没有出现丝毫问题,但是到最后丹药中的草木精气却是莫名其妙地流逝,这才导致了废品的出现。

    “草木精气莫名其妙流逝,会不会是鼎芯出了问题?”李南北思忖了良久,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鼎芯乃是一个炉鼎的重中之重,因为在炼制过中之中灵草的灵性会随着高温的炙烧而散逸出去,即使是密封再好的炉鼎也无法隔绝这种散逸。

    而鼎芯却是恰恰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它能使散逸出的草木精气集中在炉鼎里的一个狭小空间里,直到丹成时再将其炼入丹中。炉鼎的好坏品阶就是以鼎芯的优劣来划分的。

    所以出现草木精气无缘无故流逝的问题,李南北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是不是鼎芯出了问题。

    可是没想到李南北这话刚一说出来就引发出一阵哄笑声。

    “年轻人,你真地痴迷于炼丹?怎么连一点炉鼎的常识都没有?”癸国的顶级炼丹师于吉闻言笑了起来,一边笑着还一边摸着下巴上的一撮山羊胡子,一双眼睛迷成了一条线,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度好笑的事情。

    “沈公子,这就是你找来炼制顶级丹药的人,连最起码的丹道知识都不懂。”老家伙不光嘲笑李南北,顺带着连一边的沈浪也狠狠冷嘲热讽了一番。方才沈浪可是让他们憋了一肚子气,现在他们自然不会客气。

    李南北在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露出一脸微笑,客客气气地请教,问道“前辈所说的常识是什么?晚辈还真的有些孤陋寡闻,还请前辈指教。”

    于吉反问道“年轻人,你可知道这炉鼎是怎么来的吗?”

    “买来的?”

    “是炼器师炼出来的!”于吉恨铁不成钢地狠狠瞪了一眼李南北,“炉鼎非入微级别的炼器师不能炼制,顶级的炉鼎,更是要接近合道的高手才能够练出,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炉鼎就这么难以炼制?李南北倒还真不知道这一点,闻言也是感到心头一阵震惊,如果这样说的话,一个炉鼎的珍贵程度岂不堪比灵器了?

    李南北吃惊的模样被于吉看在眼里,他眯着双眼,摸着胡子,活脱脱一副学堂里迂腐的老夫子讲学的模样,继续说道“炉鼎之所以这么难练就是因为这鼎芯了,说来惭愧,老夫一生与炉鼎打交道,却是一直都不清楚鼎芯是何物。老夫只知道,这鼎芯只有入微级别的高手才能够操控,只有他们才能将鼎芯融于炉鼎之中。老夫等人不过是蜕凡境界的小小炼丹师,即便是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把鼎芯折腾坏的。”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里李南北终于恍然大悟过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鼎芯竟然也这么神奇,要入微级别的高手才能够操控。这也难怪七个老家伙听到自己的话会是那种表情了。

    “我还倒要看看这鼎芯究竟是什么东西!”心念动中,李南北神不知鬼不觉地分出几缕神识探进了这几个顶级炼丹师带来的炉鼎之中,径直向着正中的鼎芯探去。

    这七个老家伙一生炼丹盲目信仰,都快变成学堂里讲学的迂腐夫子了。他们不相信鼎芯会出问题李南北可不相信。丹药精气散逸最有可能的就是鼎芯不起作用,岂能因为炉鼎是由入微高手炼制这一点就胡乱判断。

    神识扫了一周之后李南北再一次露出了震惊神色,“混沌尘!”这鼎芯竟然是由混沌尘做成的!难怪它能够隔绝草木精气的散逸,难怪炉鼎只能由入微级别的高手才能炼制。

    不过转念一想李南北又皱起了眉头,混沌尘可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奇之物,乃是于天地初生时的混沌同源,这样逆天的东西竟然会被拿来炼制炉鼎?而且入微级别的高手虽然厉害,可是也不见得能够将混沌尘融入炉鼎。

    怀着种种疑问,李南北的神识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扫了上去,这一次他却是松了一口气,原来鼎芯并不是真正的混沌尘,而只是混沌尘的仿制品而已。不过这也足够他惊诧了,混沌尘何等神物,竟然有人能够仿制出来,这人的能耐也太过逆天!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