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处于下风
    李南北缓缓扭头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心中一片空明澄澈,心念动中,他的手指顺势捏起一个法诀,只见他的身影一下子在原地消失,而是出现在十丈之外。

    “只有十丈距离,不过已经不错了。”李南北微笑的说道。

    就在方才,李南北感到内心之中有一种感觉喷薄而出,他想也不想,心随意动,自然而然地捏出一式法诀,没想到却是竟然解决了他许久以来的难题。

    这看起来似乎是个巧合,但却是冥冥之中必然的结果。他研究瞬移阵法许久时间,此阵早已经内化在他的思想之中,此时此刻这个契机终于到来,李南北不过是抓住了那一丝灵感而已。

    心念动中,李南北双指接着不断捏诀,不过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中,李南北再也没有瞬移成功一次。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李南北同样不能一次将其抓住。

    但是李南北并不沮丧,他相信只要自己一直摸索下去,那种感觉必定会再一次出现。因为那种的感觉是长久以来所积累的感悟和灵感的积淀,到了合适的时机定然会喷薄而出,对于这一点,李南北倒是颇有信心。

    于是李南北就这样沉浸在瞬移术的摸索之中,不知不觉间七天时光悄然而逝。

    七天之后,在南山山腰之中的一处山崖之上,一个年轻的修士傲然而立,他两眼露出坚毅的神色,正在静静注视着面前哗哗流淌的瀑布。

    片刻之后,此人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微笑,他的手指顺便捏起一个法诀,在下一刻,他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瀑布之中。

    在他出现的这一刻,此人立马再次捏起法诀,只见人影一闪,此人瞬间又在瀑布之中消失,再次出现在山崖之上。

    他施展的是遁术,但并不是利用瞬移法宝进行空间遁移,但是其势却是比一般的遁术要快上数倍,甚至是堪比低级的瞬移!

    此人正是李南北。

    “哈哈,这瞬移之术终于被我创出,这是我自创的第一式法诀,应该叫它什么名字?”李南北傲立山崖之上,面含微笑,看起来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此术能在空间之内进行初等瞬移,同遁术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要远远强于遁术。遁术只能借助一定媒介方能施展,此术却是百无禁忌,那就叫它逍遥步。”

    李南北的第一式自创法术,就这样诞生。

    这一法术现在尚不健全,李南北只能利用它遁出十丈距离而已。不过这一术实在是极为上乘的绝强法诀,李南北对它充满了信心,若是研究不辍的话,这一术日后定然会在修行界之中大放光芒。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巨响遥遥传来,李南北脚下大地也是出现了极为沉闷的震颤,李南北神识一扫,不禁咧嘴微微一笑:“窦师兄,你终于出手了。”接着他手一招,一道灵芒立刻划破天际,片刻不见了踪影。

    此时在南山山腰,李南北开辟出的洞府之外,一只巨狼正躺在地上不住的哀嚎。他身上的毛发凌乱不堪,上面更是有触目惊心的鲜血点缀,在它的双目之中则是一片忌惮之意。

    在此巨狼旁边,单仁安同样是极为狼狈的躺在地上,他的焚天尺则是插在他脚下大地之中。

    在单仁安面前则是一位身高马大的修士,此人生得极为彪悍,剑眉虎目,面若雄狮,身上的肌肉盘根错节,给人一种极为震撼的感觉。此人手中正拿着一对开山大斧,满脸不屑之色地看着地上的单仁安。

    “单仁安,这第一场,你们三派联盟输了。”此人随即朗声说道,声若洪钟一般响亮,径直打在众人心头。

    单仁安面若死灰,许久,他一咬牙,说道:“是单某输了,窦师兄,没想到你手下竟然有如此强者,看来你谋划此事早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在他两人之外的几十丈之外,有两伙人正在相视而立。其中一伙人赫然就是蒋百里同武曌两人。

    在这两人身后几十丈之外,则是脸上显得颇为有些兴奋的年齐等人,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实在是极为难得的观摩机会,毕竟这种绝顶强者之间的大决战散修联盟之中极为罕见。

    在蒋百里两人的正对面则是站了三位修士,窦骁骑就在其中。除了窦骁骑之外,其余两位修士都是器宇不凡,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听闻单仁安所言,窦骁骑只是平淡一笑,并不否认。

    正如单仁安所言,在这近几十年来一直都在苦心经营谋划,意图一统散修联盟,即便是没有李南北的强势崛起,他依然也会对其余三人下手,只要西门望思不插手,他窦骁骑就有这个实力!

    “在下邓晨,谁来与我一战!”此时窦骁骑身边走出一名修士来,他径直来到场地的正中间,一扫蒋百里和武曌两人,大声说道。

    蒋百里同武曌神识一扫,此人是归真的太清之境,同自己修为一般无二,无论是谁上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略一思忖之后,蒋百里向前踏出一步,拱手说道:“在下蒋百里,请指教。”

    “蒋山主,久仰你的大名了,只是今天之后就没有蒋山主了,代之而起的则是我邓山主。”邓晨哈哈大笑一声,猛一震臂,但见一道寒芒闪过,他手中已经多出一个青铜人偶。

    接着邓晨曲指一点人偶,人偶瞬间乍起一团极为耀眼的青来,青芒闪耀过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则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邓晨。

    蒋百里脸色微微一变,但见这两个邓晨一般无二,根本无从辨别,即便是用神识探查也毫无作用。

    如此一来,他就相当于同两名同阶修士作战!一对二,这架可怎么打。

    “蒋山主,你可小心了。”此时两个邓晨同时向前踏出一步,同时笑道,其动作神态都是一般无二。这一步之后,两个邓晨已经隐隐将蒋百里包围其中。

    蒋百里虽然倍感压力,但是却并不慌乱,只见他冷哼一声,手一招,仙剑已经在握。接着但见一道灵芒闪过,仙剑已经狠狠向着两个邓晨横扫而去。

    邓晨四只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齐齐发出一声轻哼,接着齐齐猛一振臂,但见他的两只手臂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径直冲去到那灵芒之中。

    在这一抓之下,一声金属撞击声随之响起,而那灵芒则是立刻消失不见。在众人吃惊的眼神之中,只见蒋百里的仙剑已经紧紧握在邓晨的手中。

    “这怎么可能!”蒋百里满眼惊悚的神色,死死盯着握住自己仙剑的那两只手。仅此一击而已,邓晨就已经给他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此人的功法当真是奇怪,照眼前情形来看,他的修为绝对不会比窦骁骑低上多少。可是如此人物,怎么会甘心屈于窦骁骑手下?这怎么可能。”

    蒋百里大战的情形尽数落入躲在远处的李南北眼中,李南北同样是感到一丝不解,但是却并没有多少畏惧之意。他隐隐觉得,此人功法定然不会如看起来那样强大,其中多半会有某种致命的缺陷。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轻响出来,只见邓晨那剩余的两只手再一次在虚空划出两道残影,眨眼之间在蒋百里胸前出现,上面强横的劲风直压的蒋百里喘不过气来。

    蒋百里的瞳孔急剧收缩起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不断疯狂捏诀,急欲施出遁术遁走。但是在他捏诀之下,那仙剑却是纹丝不动,根本无法从邓晨手中挣出。

    “拼了!”在这一刻,蒋百里猛一咬牙,并不丢弃仙剑,而是顺势一招手,但见一道灵芒闪过,他另一只手中立刻出现一杆长枪。

    此枪一出,尚未来得及施展任何法诀就被邓晨一下握住。蒋百里不由面色一变,他大喝一声,灵力汹涌而出,那一枪一剑之上立刻灵芒大作,在邓晨手中不住抖动。

    “百里,弃剑远遁!”此时此刻,武曌一脸焦急之色,在蒋百里身后大声喊道。两个邓晨实在是太强了,蒋百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而远处的窦骁骑则是一脸的平静,看不出有任何情绪波动。至于他身后的两名修士则是面含笑容地看着窦骁骑,他们眼神之中乃是兴奋以及不屑的神色。

    对于武曌所言,蒋百里却是好似未闻,依旧在原地咬牙支撑着,他好歹是散修联盟声名赫赫的一位山主。如果只是短短一个照面而已,自己就被逼的不得不丢枪弃剑而逃,这对他来说万万无法做到,他丢不起这个人。

    “蒋山主,你应该听从劝告。”此时邓晨嘿嘿一笑,对着蒋百里说道。接着他面色突然一寒,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他的两条腿已经结结实实踢到了蒋百里胸口之上。

    蒋百里面色大变,那双腿之威根本不可力敌。

    在这危急关头,蒋百里急忙捏了一个法诀,但见他的身边顿时出现三座土墙,正是那基础法诀地牢天束,这个时候竟然使出了基础法诀来,蒋百里可真是被邓晨逼得无计可施了。

    蒋百里却是并不停歇,而是手指连连捏诀,一道又一道的土墙被他接连拔地而起,又被飞速的崩碎消散,蒋百里的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邓晨脸上的轻笑却是更加浓重。

    在下一刻,只听得一阵剧烈的破碎之声顿时传来,蒋百里所结的所有地牢天束在一瞬间全部齐齐破碎开来。而邓晨则是结结实实地踢在了蒋百里胸口之上。

    “噗!”蒋百里整个人猛地一震,顿时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的身形更是一下子倒飞而起,重重摔落在地。

    在他落地的那一刻,两声清脆之声同时响起,原来是一边的邓晨曲指连弹,蒋百里的一枪一剑全都插在自己脚下,嗡嗡颤动不已。

    “蒋百里根本不是此人敌手,此人实在是太强了。”在这强势一击之下,此地所有人除了窦骁骑几人之外,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满脸的呆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邓晨的实力太过恐怖,恐怕除了窦骁骑和西门师兄之外不会有人是他的敌手,窦骁骑手下怎么会有这种高手!

    堂堂北山山主的蒋百里,就这样三两下,轻而易举地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修士手上,大家都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蒋山主,这第二场,同样是你们三派联盟输了。”此时邓晨轻声的说道,不过在两个邓晨齐声开口之下,那声音层层叠加开来,倒也是颇具威严。

    “我还没有输。”蒋百里大喝一声,此时他的双臂猛地在地上狠狠一砸。在这一砸之下,大地立刻震颤了一下,一枪一剑则是随之迸射而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