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三十三章:上清之境
    “年轻人,怎么这样看着老夫?是不是很想杀了老夫?有些事情可是想也没用的,老夫就站在你面前,你能奈老夫何?”老者裂开死嘴阴森一笑,他顿了顿,接着又戏谑地盯着李南北说道:“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造化了,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老者头也不回地踏步离开。

    “算你狠!”李南北牙关紧咬,也没有多少废话,立刻开始运气疗伤。现在的他体内灵力疯狂地来回冲撞,四周的寒气更是不要命地涌了进来,好像是万千冰刀狠狠切割着他的五脏六腑,豆大的汗珠立刻就布满了李南北的额头。

    李南北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在飞速地流逝着,他的精神渐渐开始变得有些萎靡,眼前也是感到一阵阵得发黑,四肢的力气更是一点一点地消失,手臂也是逐渐抬不起来了。

    两个时辰之后,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冰冷的就好像是万年寒冰一样。

    “难道我就这样死在这里吗?不,我不能死,我不能这么死去!”李南北在心里拼命地大喊着,“韩沫,我还没有替你报仇,我绝不能死!”

    那个刚烈却又果决的女子在李南北的眼前浮现,一种惊天动地的不屈之意在李南北心底里生出。

    那不屈之意好像是洪水猛兽一样倾泻而出,势不可挡,李南北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大喊,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却是一下子猛然坐了起来。

    李南北两只眼睛死命地瞪着,嘴唇更是已经咬出鲜血,体内的灵力却是开始在他的指引之下缓缓运行着,去牵引着潜藏的生机。

    他现在的经脉已经是千疮百孔,灵力的每一丝流动都像是万千虫蚁啃食一样,那是刻骨钻心的疼痛,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

    但是李南北却是好似未觉,只是拼命地疯狂修炼而已。现在乃是形势所逼,他不能有所迟缓,一旦少有迟缓的话那无边寒气就会将他侵蚀,他只能能拼命地吐纳修行。

    一个月之后,李南北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他体内的伤势大体已经稳定住,再有个半年的话就能够痊愈了。然而在这个时候老者却是再一次出现,二话不说又是一掌打了过来。

    李南北庞大的身影再一次凌空飞了起来,他两眼直冒金星,“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坚硬无比的暗红色土壤之上,李南北这次没有控制自己,破口大骂起来。

    而老者这一次干脆连话也懒得多说了,只是淡然的看了李南北一眼而已,好像是没有听到李南北的大骂,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缓缓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李南北的视线之中。

    李南北再一次咬牙拼命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李南北运气好还是老者暗中留了一手,在两个月之后他的伤势再一次稳定了下来。

    “不会这时候再来吧?”虽然李南北已经将伤势压了下来,他还是装作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神识小心翼翼地四下里扫了一周,在心里暗自祈祷了起来。

    “年轻人的生命力可真是顽强,老夫好生佩服!”就在李南北正欲松一口气的时候,老者的身影却是再一次出现在眼前。李南北忍无可忍,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瞬间祭出神之剑,单手一挥向着老者冲去,气势如虹的剑芒径直打在那百丈范围的空间禁锢之上,那空间禁锢被剑芒一冲,荡起层层涟漪,来回波荡几下就将剑芒卸了个干干净净。连老者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

    “放心吧年轻人,两年时间就快到了,这是最后一掌了。”老者裂开嘴一笑,露出满嘴残破不堪的牙齿,温和如春风般的声音让李南北又一次跳脚骂娘。

    这是李南北第三次飞了出去,这一掌比之前两掌都要重,李南北一下子狠狠地撞在空间禁锢之上,被那禁锢一荡更是再次向前弹飞出去,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就像一条死狗一般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年轻人,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丢下这一句话,老者的身影缓缓地消失了。而李南北还是那样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老不死的,老子一定要杀了你!”七天之后,地上的死狗发出一声微弱的咒骂来。接着那身影挣扎了几下,却是依旧没有力气起来,只是手臂轻微地移动了几下而已。

    “差一点,差一点小命就玩完了,你这个老不死的!”又是七天之后,一句低沉的咒骂再次响起,李南北艰难无比地从地上爬起,满脸的汗水。在鬼门关溜达了整整十四天,他终于是把握住了那一线生机。

    这十四天之中他时时刻刻都徘徊在生死线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同死神作斗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惊心动魄,想想都让人觉得后怕。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李南北立刻盘膝坐好,两手开始捏起法诀来,指引体内的灵力在残破的经脉之中游走,利用那一丝微弱的灵力去修复体内的创伤,去驱逐体内那刺骨的寒气。

    而这一次老者并没有在李南北稳住伤势的时候出现,但是李南北那一刻悬着的心却是没有放松下来,虽然说这是最后一掌,可是李南北又怎么敢相信活了千余年的老怪物的话。他的神经一直都在紧绷着。

    不过老者似乎倒是遵守了自己的诺言,直到李南北的伤势痊愈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

    “老不死的,算你识相!”李南北狠狠咒骂了一句,他算了算时间,离那两年时间竟然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突破玉清之境,任务依旧艰巨无比啊。

    李南北又叹了一口气。灵力力在体内游走几个周天,李南北惊喜地发现这三掌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变化。自己在混沌尘下修行最大的一个弊端就是提升太快,根基不稳,但是这三掌就把自己的根基打稳了。

    不光如此,自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线上挣扎,在这种生死攸关的状态之中修炼,那效率更是比平时要高出数倍不止。要不是老者的三掌,李南北想要达到现在的水平怕是还要个三年五载不可。

    虽然不知道老者的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是李南北也明白这是他在帮助自己修行,不过李南北丝毫不感激老者。

    三个月之后,混沌尘下突然爆发出一阵极为强劲的灵力波动,低沉的轰隆声在不断来回回荡,老者的打出的空间禁锢更是猛烈地波荡起来,就好像是被决堤的洪水狠狠地冲击过来一样。

    与此同时一声嚣张无比的大笑声更是远远传了过来:“哈哈,老子终于突破了!”

    在剩下的三个月时间之中,李南北竟然真地突破了玉清之境,正式迈入到了归真的上清之境。仅仅两年时间突破归真玉清之境,李南北可以说是近千年来修炼最为神速的一位修士。

    “年轻人,你果然很有天赋,看到沧溟大陆之中有这样一名年轻后生,老夫甚是欣慰。”老者的身影在这个时候再一次的出现,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残缺不堪的牙。

    “你个老不死的,你知不知道我随时都可能死去。”李南北却是没有好脸色,他两眼一瞪,指着老者质问道。

    老者闻言也不动怒,他大手一挥,将李南北周身的百丈空间禁锢收起,自顾自地说道:“年轻人,两年时间已到,你运气不错,在这个关键时刻及时地完成了突破。你应该遵照我们之间的约定,去和单仁安决斗了。”

    “老不死的,我和你没有任何约定!”李南北再一次大喊道,“这一切都是你强加给我的。”

    “年轻人,难道你真地很喜欢体内的神毒?”老者浑浊的老眼之中闪过一道光芒,“想要解除体内的神毒你就必须听老夫的。”

    “你听着,你现在就到单仁安的南山去,一刻也不要停,直接御剑闯进去,中途有人阻拦你也不能停,我要你在一个时辰之内打到单仁安的面前!”老者随意地说道。

    “你个老不死对我真的太好了,给我巩固根基,让我一个时辰打到单仁安的面前,晚辈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了!”李南北咬牙切齿地对着老者说道。

    “还有一点,以后你不许再来这里,否则老夫定会出手灭杀你!”老者向前步履蹒跚地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转身对着李南北缓缓说道。

    那声音听起来平和缓慢,却是带有一种排山倒海的压迫感,李南北不禁感到心里一阵发毛,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等到老者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李南北神识来来回回扫了数遍,确定老者早已离去,他这才狠狠地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这破地方请老子,老子都看不上眼,要不是形势所逼,你以为老子愿意来!”

    骂完之后,李南北忿忿不平地一翻手,将断剑和阴阳幡祭出拿在手中,他抬头向上看了一眼,接着猛力一抖手中的阴阳幡,眨眼间在原地消失不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