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冲关之约
                      此时李南北微微一笑,轻喝一声,也是打出一片玉符来,这些玉符全部泛着淡淡灵光,在李南北周身随意悬浮游走。

    随即李南北曲指连连向着黑雾点去,每点一下都会有一枚玉符被打入黑雾之中,同时那黑雾也会随之消散一分。待到李南北将所有玉符都打入其中的时候,所有的黑雾全部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漫天的玉符在飞舞飘扬。

    接着李南北大手一挥,一片泛着灵芒的玉符齐齐向他飞来,他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收入储物袋中。至此,蒋百里的九门拘魂阵已经是彻彻底底地被李南北破除了,甚至是连阵基都被李南北一个不留地给抽了出来。

    “蒋老大,我已经将大阵破除了,你要怎么安置我等,希望你给个痛快话!”随后李南北一言不发地后退一步,面色十分平静地看着蒋百里。

    蒋百里盯着眼前的李南北,内心之中久久无法平静下来,他钻研阵法许久,本来以为在散修联盟之中无人可出其右,阵法也一直以来是他引以为傲的。

    但是现在一见李南北,他那份骄傲立刻就被无情地击碎。在李南北的面前,自己阵法上的那点心得就好像是三岁孩童一般,拿出来除了丢人现眼之外还真没有其他什么用处。

    冷哼了一声之后,蒋百里随手一掌挥出,将空中还剩下的玉符震成飞灰,接着冷声说道“李南北,你走吧,我这里目前不欢迎你。”

    “蒋师兄,既然如此,那李某告辞了。”听闻此话李南北并不感到多少意外,他也不动怒,而是淡然的对着蒋百里说道,随后架起神之剑飞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此地。

    “怎么样,李兄,蒋老大怎么说?”

    来到山下之后,刘拂衣等人看见李南北大摇大摆的身影,不过李南北脸上笑的却是有点诡异,既像哭又像笑,大家一时间也不知道李南北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个齐齐抬起头来,纷纷开口询问道。

    李南北此时潇洒的单手扶额,朗声答道“这还用问吗?蒋老大他能不被老子的人品所折服吗?他当然是不敢要老子!”

    “被人家赶出来了,你还搞出这样的表情,我还以为蒋老大给你跪下磕头求你留下呢。”萧寒三人都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南北,不过这个结果也没有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大家倒是也能够平静接受。

    “什么散修联盟,本公子才不稀罕!李兄,你杀了夏少康,几位山主是不可能有人接纳你的。现在咱们在散修联盟是无法立足了,正好咱们就趁机离开这个破地方!”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年齐将折扇掏了出来,发泄似的摇了两下,忿忿不平地骂道。

    听闻年齐的话,李南北则是冷哼了一声,他来散修联盟就是为了履行对萧寒的承诺而已,对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毫无半点留恋。

    “不过我现在却是要待在这里,走也要风风光光地走,哪能就这么窝囊地被人逼走。”李南北狠狠瞪了一眼年齐,说道。

    一边的萧寒则是苦笑一声,说道“年齐,你以为散修联盟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没有执法者的通告,谁都无法擅自离开散修联盟。”

    “不过有一点你倒是说得很对,我们几个现在在散修联盟之中确实是没有什么立足之地了,得想个办法才行。”

    李南北此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个疯狂的想法突然闪过他的脑海,眼神流露精芒,将身边的年齐三人都是吓了一大跳。

    “萧寒,年齐,刘兄,目前想要在散修联盟立足只有一个方法。”李南北扫了三人一眼,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拳,说道“那就是靠拳头说话,单仁安不是不让老子待在南山吗?那老子就自己打上去,做这个南山山主!”

    疯子!几人早已经习惯的李南北的行事风格,这一句话还是将几人吓了一大跳。

    “打上山去?”这就等于是向整个散修联盟宣战!也就这混蛋敢这么想。

    “好,李兄,果然有本公子的风范,本公子在精神上支持你!”年齐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手中折扇狠狠扇了两下,两眼放光地叫道。“早就不想在这破地方待了,正好把这地方折腾个鸡飞狗跳之后脚底抹油,岂不快哉!”

    看着李南北和年齐两人的神情,萧寒则是在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口气,“这两个祖宗都不是个安分的主,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会被捅破天,也不知道自己将他们带进散修联盟是对还是错。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除了这个疯狂的方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什么途径了。”

    而刘拂衣则是一言不发,脸上的神情也看不出来什么变化,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李兄,散修联盟的四位山主都是一方豪杰,个个战力都深不可测,你虽然能够战胜夏少康,可是却一定不是他们的敌手。”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是你侥幸战胜了四位山主,后面还有一个恐怖的人等着,唉!李兄,散修联盟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萧寒叹道。

    “放心!萧寒,你看我像是那种勇敢无畏,不怕死的人吗?我不会现在就去抢山头的,你们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内我一定突破归真的玉清之境!到时候非得把这些山主挨个蹂躏一遍!到时候我们也尝尝做山主的感觉。”

    李南北自信满满地对着几人说道,他知道散修联盟深不可测,可是他却是并没有几分惧意。他知道在混沌尘下有个实力恐怖的的老者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说不定现在他正在关注着自己。

    三人又讨论了半个时辰,到最后终于还是答应了李南北。

    大家先在散修联盟随便找个无主之地暂时修炼,让李南北独自一人出去冲关,等到他突破了归真玉清之境后就去高调挑战单仁安,只要打败了单仁安,这几人就算是在散修联盟之内有了一席之地。

    “年齐,萧寒,刘兄,我先走了,等我的好消息,我们定能卷土重来!”李南北对着几人拱手说道,接着他手一捏诀,径直架起神之剑划破长空而去。

    三人注视着李南北,直到他消失在天际,。

    片刻之后李南北来到一个僻静无比的地方,他神识四下里一扫,嘴角一撇,嘿嘿贱笑了两声,接着一翻手祭出断剑和阴阳幡,灵力注入,瞬间消失不见。下一刻,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混沌尘下。

    “前,前辈,您老人家怎么也在。”刚一出现,李南北满脸愁容,眉头急促。李南北前脚刚刚进来,后脚就看见他正向着自己步履蹒跚地走来。

    “年轻人真是好魄力。”老者来到李南北面前,似笑非笑地盯着李南北,他咧嘴赞叹了李南北一句,露出一嘴,残破不堪的牙齿,看得李南北心里直打寒颤。

    李南北此时调整好心态,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极度谄媚的笑容来,恭敬地说道“前辈过誉了,晚辈可不敢当。”

    “还有你不敢当的事情?”老者轻声说道,接着他突然脸色一寒,声音更是好像寒冰一样让人不寒而栗,“你还真把散修联盟当成自己家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前辈,您老这话言重了,晚辈哪里敢啊。晚辈对散修联盟的热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江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李南北可不敢得罪眼前这个老者,别的不说,李南北身上可是还被下了神毒,他立刻点头哈腰地对着老者拍起马屁。

    老者可不吃这一套,他冷哼了一声,打断李南北,说道“你要折腾,老夫就让你折腾个够,老夫给你两年的时间,两年后无论你是不是突破玉清之境都必须上去,而且要打败散修联盟的每一位修士才行!”

    “什么!”李南北一听老者的话差点就跳了起来,他眼睛瞪得就像铜铃一样,呲牙咧嘴地大叫了起来,“前辈,你还不如干脆杀了我算了!不用这么折磨我。我发自内心地对你说声谢谢,前辈,谢谢你对晚辈的提携,晚辈感动得都要哭了。”

    李南北刚说道一半,突然看见老者浑浊的眼里射出一道厉芒来,他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老者轻哼了一声,说道“年轻人,你难道很喜欢身上的神毒吗?想要老夫给你解除神毒,那就必须听老夫的!”

    说完这句话,老者大袖一挥再次步履蹒跚地离去,看也不看李南北一眼。似乎他这一次来就是专门对李南北说这一句话一样,搞得李南北一愣一愣的。

    “怎么个情况?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李南北呆呆地看着老者渐行渐远的身影,只感觉到好似置身于迷雾之中,满头都是雾水。

    李南北皱着眉头又仔仔细细地思考了半天,愣是想不明白老者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最终无奈地一甩头,说道“算了,管他的想要干嘛,我还是先拼命修炼,实力才是说话的底气。”

    接着李南北立刻盘膝而坐,开始进行了吐纳修行。此地的寒气李南北已经完全适应,那骇人听闻的惊天动地之声对李南北也已经造不成半分影响,李南北很快就沉浸到了修行之中,就这样,半年时间一闪而过。

    半年之后,在李南北的身前十丈之处,老者的身影悄然而立。

    “此子虽然修行天赋极高,可是大陆之战已经迫在眉睫,他这种修炼速度完全达不到要求,老夫还得出手提携两下了。此子虽然不见得就是那个人,不过老夫被困在混沌尘下无法出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就让这无耻的混小子白捡个便宜吧。”

    老者淡然的看了李南北一眼,二话不说,立刻就是抬手对着李南北挥去一掌。轰然声之中,李南北的身子如遭雷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整个人就已经凌空飞了出去。

    人尚在半空,李南北就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他浑身的骨架简直就被这一掌生生震散,五脏六腑全都受了重伤,肋骨更是断了几根,他眼前阵阵发黑,差一点就昏死过去。

    李南北正在全神贯注地进行修炼,他万万没有想到老者竟然会出手伤人,他气急攻心,在也顾不得那许多,单手指着老者,打算招待一下他十八辈的祖宗。

    不过这一激动牵动了体内气机,李南北感到胸中一阵翻江倒海,暴虐的灵力好像是决堤的江水一样在经脉之中狠狠地来回冲撞着,他再一次“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老者这一掌对他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而老者却是不为所动,就像是没有看见李南北抓狂的样子一样,他紧接着不紧不慢地再次挥手向着李南北虚空一按,李南北只感觉到空间荡起一阵微微的波动来,也不知道他的到底在干什么。

    神识一扫,李南北的脸色不禁再一次阴沉了下来,原来老者竟然是将李南北周身方圆百丈的空间生生地禁锢住了。李南北在这百丈之内能够不受任何限制地自由活动,但是他却无法走出这百丈范围之外。

    李南北好像要吃人一样的目光死死盯着老者,现在他对老者只剩下了怨毒的恨意。他自己现在身受重伤,更要命的是无法走出混沌尘去疗伤,在这寒气的侵蚀之下,他的生命岌岌可危,一个搞不好就真得会身死道消。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