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二十四章:老者负伤
    不过好在李南北也算是见过大世面,他就那样一直咬牙苦苦支撑着,竟然是始终屹立不倒,片刻之后老者终于收回目光,无可奈何地摇头叹道“真是可惜啊,也罢。老夫闲来无事,就带你到处转转吧,顺便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异象。年轻人,你看怎么样?”

    “求之不得,能在前辈身边领略绝世风范,这是晚辈的福分!”李南北立刻谄媚无比地对老者点头附和起来,满脸的兴奋。不过李南北心里却是疯狂地破口大骂着,将他的祖宗的十八代亲切的问候一番。

    老者就那样再一次步履蹒跚地向前走去,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将他吹倒一样,李南北在他身后则是感到一片冷汗正在顺着额头流下,这老头虽然一副慈祥老者的模样,但是李南北却感觉到阵阵心惊。

    李南北的修为不够,不时需要停下来修行一番来适应当地寒气,每到此时老者都会停下来等他。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混沌尘下的深处。正如老者所言,这里的冰兽更加强横,而且他们更是神智大开,已经懂得进退取舍,攻守趋避,极难应付。

    老者由开始的一袖之威将之崩碎,直到现在要祭出法宝方能将其斩杀,不过越是往前冰兽群越少,这种强大的冰兽一般都是极其高傲的,他们不屑于同其他异兽为伍。

    在老者将所有冰兽斩杀之后,李南北两人来到一片寒潭之前,寒潭不断向外散发着阵阵雾气。这雾气正是寒气所凝结而成的,其中的寒意并不是李南北所能够承受的。

    而老者现在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凝重神色来,他四下里看了一眼,接着二话不说直接打出一片灵气将李南北罩住,如此李南北方才不至于被寒气冻成冰雕。

    李南北猜测,这寒潭大概就是此地极寒之气的根源所在。

    偏头看了看老者,只见他正在负手立于寒潭之畔,面色一片郑重,这时候他转过头来对李南北叮嘱道“年轻人,待会儿老夫要你怎么做你就要怎么做,否则丢了命可别怪老夫。”

    “有你这个老不死的在还能有什么危险?这寒潭究竟是什么地方?”李南北闻言心头一惊,立刻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一眼扫去,但见此寒潭不过百丈,至于有多深却是不得而知了,李南北的神识在水面之上就完全被阻隔开来,根本无法探入其中。

    而且整个寒潭之水犹如一潭死水,上面就是连一点涟漪都没有,只有阵阵白色寒气飘荡而出,除了这些就是死一样的沉寂,死一样的平静,一股阴森的感觉随之罩上李南北心头。

    李南北突然身子一震,狠狠地咽下一口唾沫,只见老者这时候竟然是将手一翻祭出仙剑,老者持剑而立如临大敌一般,这老头的实在是有通天彻地之能,李南北从未见过此他如此这般谨慎。

    就在这个时候,死一般沉寂的潭水突然起了一丝轻微的涟漪来,这涟漪荡起一圈淡淡的水圈开始层层播散开去,老者神色这时候也是蓦然一凝,李南北更是两只手死死地紧握着阴阳幡。

    就在下一刻只见这涟漪越来越剧烈,片刻之后潭水已经如沸水一般冒起大量气泡,汩汩之声大作,潭水的寒气也陡然加剧,看得李南北一阵触目惊心。

    “哗!”“哗!”

    无数的巨大水花突然迸出,只见无数的冰兽更是突然从水潭之内向上飞射而出,密密麻麻地铺天盖地而来,一时间将天空都遮蔽住了。

    “这不是开玩笑吧。”李南北面色变得苍白无比,这情景实在是太过骇人了。李南北下意识地看看身边老者,但见他还是如临大敌地盯着潭水,对这漫天冰兽却是视而不见。

    接着来李南北稍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些冰兽并不攻击两人,他们从寒潭内冲出之后就远远地跑开,在两人周身五百丈的距离处停下,围成一圈,向着中央寒潭匍匐在地。

    李南北脸色再一次变得难看起来,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情形寒潭之内有一个异常恐怖的冰兽的王者存在。

    “砰!”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巨响突然传来,寒潭之内更是随之腾起一个十丈高的巨浪来,在李南北紧张无比的眼神之中,一只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冰兽在巨浪之内缓缓走出。

    只见这冰兽五官俱全,口鼻眼睛等等都是异常清晰,而是此兽更是神智已开,他随意地向这里瞟了一眼,一双眸子就好似来自地狱的恶魔般阴森骇人,李南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在这冰兽眼中李南北显然是连个蚂蚁都算不上的超级弱者,他连正眼看也不看李南北一眼,而是径直向着老者缓缓走去。

    “哼!”老者则是轻哼了一声,与此同时他手腕猛地一震,手中仙剑立刻就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灵芒来,一阵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顿时波荡开来。

    这时候老者二话不说,一抖手向着冰兽打出一片剑芒来,在那一刻地上的红色土壤立刻被剑气划出一条深沟来,看得李南北一阵心惊动魄。

    剑芒瞬间打在冰兽的身上,竟然只是闪起了一朵电花而已!这冰兽身上连一丝痕迹都没有被留下,不光如此,它更是被老者激起了心头的怒意。

    “吼!”冰兽凶状大露,不禁仰天撕吼一声,里面也是牙齿长舌俱全。接着它猛一张口,向着老者吐出一条冰箭,李南北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冰箭已经是闪电一般射向老者。

    面对这一箭老者同样不敢大意,他手中微微捏起个法诀,遁术施展而出已经瞬间飞身躲过,这冰箭则是一下子射入地上,直至消失!

    嘶!李南北顿时大惊失色,“这冰兽到底是什么东西,实在是强大的可怕!这要是被一支冰箭要是擦上一点点的话,那肯定是小命不保。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怎么会和这老头一起来探查什么异象。”

    “吼!”冰兽一击不中,变得更加恼怒,开始张口不断地向老者射出冰箭,叮叮叮地插得满地都是。

    “畜生,不要不知好歹!”老者这是被打出了火气,他冷哼了一声,手一翻再次祭出一把长枪来。

    接着他随手捏诀一引,那长枪开始嗖嗖地在空中不断旋转起来,一个十丈大小的灵气旋涡立刻出现,那旋涡异常厉害,冰兽之后打出的冰箭竟然是全部都被漩涡中心吸入,等到射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射向他处。

    “四两拨千斤,这老头够奸诈的!”见到这老头的法诀李南北不禁眼前一亮,此术和挪移大阵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较之挪移大阵却是更为灵活,李南北对此术不禁有些心动。

    “吼!”冰兽仰天嘶吼一声,震得李南北心血澎湃,一大片冰箭被它疯狂地打出来,而老者这时则是接着捏诀,指引着长枪悬在自己面前一丈远处,将冰兽射来的冰箭一个不落地全部层层挡住。

    而这时老者也不去管冰兽攻击,接着捏诀打出道道剑芒来,那剑芒道道划破虚空而去,空间都是出现条条印痕来,看得李南北一阵触目惊心。

    而且这些剑芒全都向着冰兽尾部斩去,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顿时响起,冰兽身上更是出现无数火花来。

    冰兽这时候终于开始有些忌惮,四蹄齐奔开始在地上疯狂地跑了起来,只是留下一道道残影,不过这却奈何不了老者,那些剑芒还是全部向着他的尾巴招呼过去,冰兽开始发出阵阵不干的吼叫。

    “吼”冰兽这时已经被老者彻底激怒,他头一偏张口吸了一大口潭之水吞入口中,口一张射出一枝丈长的冰枪,此冰枪直有开天辟地之势,直接令李南北不能逼视!

    老者眼中也是微微一惊,手一捏诀加了几分灵力,那旋涡变得更为猛烈了,下一刻冰枪也是被长枪吸引,但是这一次却是没有吸将其至中心漩涡之内,冰枪射出之时更是在老者左侧三丈之处。

    随后冰兽又号不停息地接连射出三枝冰枪来,那长枪的旋涡彻底被它崩碎。

    “岂有此理!”老者大吼一句,他伸手一引,左手长枪,右手仙剑,同时向着打出道道灵芒。

    而冰兽这时更是已经射出第四枝冰枪,其目标正是老者。李南北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在冰枪的周围,空间竟然出现丝丝微小涟漪来!

    就这样,老者和冰兽的战斗业已进入了白热化,冰兽强在实力高绝,身体奇硬无比,单单是一枝冰枪就已能立于不败之地。

    而老者则是胜在法宝神奇,法诀众多,再加上战斗经验无比丰富上。两者之间的战斗,怕是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

    “八卦阴阳封!”老者此时大喝一声,长枪和仙剑猛地往地上一插,双手结出一个个复杂难明的印诀,一层淡淡的青灰色光幕向着冰兽包裹而去。冰兽张口一吸,寒潭之水入口,它怒吼一声,冰枪已经是遥遥射来。

    老者脸色不变继续结印,地上的长枪嗖的一声飞出将冰枪击落。随着老者的印诀结出,青灰色光幕越来越重,最后成为一层青水色的透明光罩,而冰兽射出的冰枪均被长枪或者飞剑击落。

    不过老者此时额头已然见汗,开始喘了一口粗气。

    “快!遁去千丈之外!我只能坚持十息时间!”老者扭头冲李南北大喝了一声。

    终于有机会逃了!李南北闻言一震,二话不说祭出阴阳幡来,手一捏诀进行空间瞬移,接连五次一直遁出千丈之外。

    五次之后,李南北已经是累得不轻,他手一翻再次将阴阳幡收起,开始架起神之剑飞遁。

    而这个时候呼啸之声却是突然在背后响起,接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触了自己背上。

    “冰兽追来了!”李南北不禁大吃一惊,不过紧接着只听得一个虚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别怕,是老夫。”

    李南北听闻此话,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但是又惊骇地说不出话来,只见此时的老者异常狼狈,嘴角更是依稀有鲜血溢出的痕迹。

    “真是岂有此理,每一次见到我老夫都要斗上一番,老夫又不是第一次接近寒潭千丈范围。”老者这时候低声咒骂了一声。

    对于老者这一句话李南北很是无语,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年轻人,不用怕,再往前已经没有什么凶险了。”老者接着对李南北说道,随后就当先缓缓行去,李南北哪里相信这死老头的话,二话不说紧紧的跟了上去,在老者身后一言不发地走着。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