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正目的
                      夏少康在散修联盟之内凶名昭著,做起事情来更是肆无忌惮,但是却从无一人敢轻易招惹他。

    这都是因为夏少康的背景十分惊人,他可是一名执法者的关门弟子!不光如此,此人更是和武曌山主关系匪浅,纠缠不清,所以此人在散修联盟之内简直就是横着走,人人见而避之,唯恐躲之不及。

    “那么夏师兄,你为什么要暗中对付我,我自忖没有任何地方对你不敬过,可谓是井水不犯河水。”李南北接着沉声问道,脸上的神色依旧是平静如水,没有一丝变化。

    “因为我喜欢,就这么简单。”夏少康闻言忽然仰天狂笑道。

    “李南北,你要搞清楚一点,散修联盟就是我的地盘,我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没有为什么,要不会有人问我为什么。”

    “你喜欢?好,很好,夏师兄我也甚是喜欢你。”李南北不禁冷笑道。

    李南北从昌云的玉简上已经得知了事情的前前后后,夏少康操控三人对付自己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单单是令三人的修为短期内暴增数倍就够他忙乎的了,费了这么大劲就是因为此人的喜欢?背后肯定有阴谋,绝不会这么简单。

    “夏师兄,既然这样,没事的话你就请回吧。”李南北这时候冷声说道。

    看李南北的一副神情,竟然是根本再懒得和夏少康说话,所以才极不耐烦地对夏少康下了逐客令了。

    这是在打脸,这是在裸的打夏少康的脸!这个李南北也太不知死活了,他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夏少康的脸!远处围观的众人都是心里一惊,在散修联盟之内敢这样不给夏少康面子的,李南北还是第一个。

    听闻此话夏少康的嘴角不禁划过一丝狞笑,赶我走?你这小子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有意思。不过和我玩,你这辈子都玩不起。

    接着夏少康嘿嘿轻笑两声,上下打量了李南北两眼,语气冰冷的说道“既然你都下了逐客令了,那师兄也不好赖在这里。不过顺便告诉你一声,我回去之后,每一个青玉屏风都会出现一模一样的任务,就是诛杀李南北,李师弟你觉得这任务怎样?”

    李南北并不惧怕夏少康的威胁,大不了再一次逃出散修联盟就是,可是这一样一来年齐,刘拂衣等人就糟了,李南北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李南北忽然抬起头来,眼神之中闪过两道犀利的目光,问道“夏师兄,你究竟对刘拂衣有什么企图?”

    夏少康闻言不禁一惊,眼睛猛然睁大,这小子倒是不简单,竟然能看穿自己的意图。

    夏少康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刘拂衣,只见这家伙正在满眼怒视的盯着自己,眼神之中乃是浓浓的恨意。他一下了然,李南北一定就是这样猜出来的,不过这一份缜密的心思以及见微知著的洞察却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哈哈。”夏少康这时候仰天大笑道“没错,这前前后后我所做的这一切都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刘拂衣,我就是要将你们全都逼走,只留下他一个!”

    “既然已经挑明了,那我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李南北,刘拂衣对我有大用,我必须要带他走,如果你再不知好歹的话,我保证你不会活过今天。”

    夏少康此话一出,萧寒等人都是脸色大变,夏少康在散修联盟之内可谓是一手遮天,要是李南北和夏少康对上的话绝对是有死无生的下场。而李南北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这事情麻烦大了。

    “夏师兄,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怎么样?我只有两个字要说。”面对夏少康的威胁李南北眼中并没有一丝惧意,有的只是浓浓的讥笑而已,他这时候伸出右手食指一指夏少康说道“垃圾!”

    嘶!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到自己脑袋一阵发懵,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肯定是疯了,这小子不是疯子就是傻子,竟然敢这样出言辱骂夏少康,他难道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你非得搞得天塌地陷才行,是不是?老兄你骂人总得分个场合分个对象吧。”年齐一张脸都变绿了,他义愤填膺地瞪着李南北,手里的折扇被他死死攥着,再也扇不起来。

    夏少康同样是脸色一变,一张脸变得要多阴沉就有多阴沉,一股寒气突然以他为中心散发了出来,压迫得众人都喘不过气来,大家都是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正视,下意识地就往后面退去几步。

    夏少康已经动了真怒,火山就要爆发!

    “小畜生,去死!”夏少康猛然间狞笑一声,喝道。二话不说,夏少康张开大手握成龙爪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向李南北抓来。

    李南北一直都在戒备着,他见状只是冷笑一声,浑身灵力更是瞬间爆发出来,与此同时他更是脚下步法飞速展开,眨眼之间就暴退十丈之外。但是那龙爪却是如影随形,好似跗骨之蛆一般无法摆脱,眨眼之间就已经将李南北抓在手中。

    李南北同昌云三人战斗是何等的强势,何等的威风,可是在归真修士夏少康手中却是连一招都接不下!这就是归真修士的强大实力!众人都是不禁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在大家的惊呼声之中,但见龙爪之中突然腾起一阵飞沙走石,李南北顷刻之间竟然是将地牢天束凝结而出!

    这小子竟然能将基础法术使到这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大家的心脏再一次被刺激到了。

    不过见此情景,夏少康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嗤笑之色,三重地牢天束只是在一瞬间就已经土崩瓦解。

    而李南北依旧面色平静,越是危急的关头他反而越是冷静,这时候他大手一招,阴阳幡已经被他瞬间祭出,在这一瞬间他立刻捏诀施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在十丈之外。

    “我还以为你有多强,你这个归真修士也不过如此。”十丈之外,李南北轻轻一掸衣袖,对着夏少康轻笑一声。

    夏少康闻言勃然大怒,他冷哼一声“只会逞口舌之利,我看你还能躲过几次!”

    与此同时夏少康猛然间手腕一抖,一个龙爪十分突兀地自李南北头顶从天而降。

    这一次李南北竟然是毫不闪躲,就好像没有看见那气势如虹的龙爪一般,他岿然不动地站在原地,挤眉弄眼的哈哈大笑一声。

    在夏少康的龙爪马上将他抓住的瞬间,他这才猛力一抖手中的阴阳幡,眨眼之间就已经没有了踪影。

    就在这一刻,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大地之上立刻出现一个方圆二十多丈的深坑。夏少康站在坑边,恼怒之极,不断地大吼,他现在已经被李南北这无耻之徒给气疯了。

    “小畜生,你有种不要跑!临阵逃脱,之前的胆量那里去了!”夏少康冲着李南北大吼道。

    李南北同夏少康遥遥相望,针锋相对地还击道“有种你伸出脖子来让我砍三刀,你若不死我必自裁。”

    这一幕看得大家冷汗唰唰得往下流,这个李南北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竟敢如此嘲讽夏少康,真是怕死的太慢了。

    “气煞我也,今天你必死无疑。”夏少康被李南北气得火冒三丈,奈何李南北手中竟然有一件能够瞬移的法宝,他本人更是狡猾地和泥鳅一般,每每都能在关键时刻躲开夏少康的攻击,夏少康竟然一时间无法奈何他!

    不过随即夏少康脸上就闪出一丝疯狂之色,他冷哼了一声,却是径直转过身去,一爪飞扑而出,大开大合之间竟是直接打向了刘拂衣!

    “李南北,有种你不要出来!”夏少康口中同时疯狂大喝一声。

    年齐,萧寒等人都是大惊失色,这可是归真修士的含恨一击,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抗衡一二,别说是出手相救了,大家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

    然而就在此时,龙爪将要抓向刘拂衣之时,一道人影瞬间闪出,直接出现在了刘拂衣面前,眨眼之间就被这一爪击实。

    这一击之下,那人立刻反弹而回,撞在阁楼的废墟当中,此人在地上经历无数翻滚,终于止住了身影,艰难的爬起之时已经满身是血,好像一个浴血修罗,这道人影正是李南北。

    此时此刻,李南北第一次执行任务的那颗蛇元树之下,那个神秘的白衣人同样还是端坐在树下,只不过此时他的眼睛却是已经睁开,嘴角同样是挂着一丝浅笑。在此人的周围还有另外四人负手站立,四人都是满脸的恭敬神色。

    不管是李南北还是刘拂衣等人,亦或是在此地嚣张无比的夏少康都没有发现,有五道神识一直都在牢牢锁定着众人。那五道神识正是白衣人等五人的神识。

    五人之中,有一人长髯飘飘,在他身边,一只嗜血巨狼正在温顺地伏在他脚下,讨好似得不断拿额头去蹭他的小腿。此人这时候却是轻哼一声,瞪了一眼对面一身黑衣的女子,眼神之中颇有一丝厌恶的神色,说道“这个夏少康,当真是不识好歹!”

    黑衣女子则是报之以一声轻哼,并不答话,根本就没有将长髯修士的话放在心上。

    “我说两位先不要吵了,且先看看李南北如何应对吧。”在长髯修士的身边另有一位神情木讷,面若雕像的褐衣修士,他这时候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他身边还有一位清秀修士,闻言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诸位,李南北有危险了。”那白衣人此时忽然轻声说道,长髯修士等四人大家都是齐齐一怔,不再说话,散出神识继续向着山脚之下探来。

    白衣人所言不虚,李南北此刻果真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本来他不断使用阴阳幡便已经耗去不少灵力,先前夏少康的一爪更是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