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幕后主使
                      李南北早已看穿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不断地用火刃来攻击火龙,正如年齐所说的一样,火龙已经就快被李南北给撑死。

    此时的火龙早已不足为惧,李南北嘴角一撇,露出一丝讥笑,接着他轻喝一声,单手握住神魔扇一扇,一片冰刃立刻铺天盖地而出,气势如虹地向着火龙劈去。

    而火龙则是立刻现出忌惮之色,畏畏缩缩地不敢上前,甚至是有一丝退缩之意。见此情景李南北并不停手,他不断捏诀挥舞神魔扇,接连打出冰刃,风刃,雷电之刃。

    又是三扇之后,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在大家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那巨大火龙一下子崩碎开来,猛烈的暴戾灵力一瞬间爆发开来,化作无数火舌向着四周激射而去,触之非死即伤!

    众位修行者脸色齐变,纷纷使出法诀闪避,一时间只见人影绰绰闪过,只是眨眼间的工夫而已,此地方圆三十丈之内除了李南北同昌云已经无一修士存在。

    虽然是立身在那灵力大爆发的中心,李南北却依旧是神色不变,他只是淡然的看了昌云一眼,不慌不忙地祭出阴阳幡一抖,瞬间出现在三十丈之外。

    而昌云本人却是无法闪出,就在这一刻,众人只听到一声惨叫响彻云霄,接着就看见昌云的身影被震得高高飞起,接连撞断数颗巨树,消失在森林之中。

    李南北不禁脸色一寒,冷哼了一声,二话不说伸手向前虚空一抓,昌云庞大的身躯“嗖”的一声就飞到了李南北面前。李南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飞起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上,冰冷的说道“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

    这个李南北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糟了。看到李南北脸上闪现出的凶光,昌云感到害怕无比,他内心之中尽是后悔和惊惧,他喷出一大口鲜血,急忙说道“李兄手下留情,我再也不敢了!”

    “手下留情?那是当然,老子脚下用力就行了。”李南北嘿嘿一笑,脚下微一用力,咔咔两声响起,昌云顿时又喷出一口鲜血,他的两根肋骨更是被李南北生生踏断。

    李南北却是看也不看昌云一眼,抖手向他打出一枚玉简,厉声喝道“是谁在背后搞得鬼,是谁在暗中算计老子,把此事原原本本地拓印下来!”

    “没,没有人指使,那天你在蛇元树前惨败我等,我等就是来报仇雪恨的。”听到李南北的喝问,昌云眼中更是有一抹惊惧神色一闪而过,他立刻疯狂地摇起头来,急声对着李南北说道。

    “没有人指使?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李南北眼中厉芒一闪而过,他冷哼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不相信没有人指使你,今天不交代,那么鲁道就是你前车之鉴。”

    着李南北就低头看着昌云,搞得昌云心中一阵发毛。

    年齐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由为这个昌云默哀起来,跟这个无耻混蛋耍心思实在是白费心机,因为这混蛋根本就不会和你讲理。要是一开始就老老实实交代或许还能少受些罪,现在嘛,恭喜你就要荣获混蛋的的特殊招待了。

    果然,这个时候李南北眉头一挑,高声质问道“你确定?”这话刚一说完李南北猛然间又是脚下狠狠一踏,这一踏之下昌云立刻发出痛苦地惨叫声,他的一根肋骨再一次被李南北给踏断。

    李南北冲着地上的昌云口吐鲜血,嘿嘿一笑道“老兄,你真的确定吗?”。

    言罢,李南北却是继续接连三脚不断踏在昌云的胸口之上,每一下都是踩断他的一个肋骨。

    而且这三脚都是快如闪电,一脚紧跟着一脚,期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昌云脸上终于露出惊骇无比的神色,这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只是一愣神的功夫,昌云又被李南北踩断了一根肋骨!

    “快住手!我说,我什么都说!”在第五脚抬起的瞬间,昌云终于支持不住了,要是再犹豫一时半刻的话自己所有的骨骼都会被他踩断的。

    李南北的脚停了下来,他看了看昌云,把自己的双手举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疑惑神色“住手?”接着李南北脚下一踏,昌云的一根肋骨再次被他踩断。

    “我说,我什么都说!”昌云这时候真正的是害怕到了极点,他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就这样满口溢血的他一点眉心,引出神识冲向玉简,按照李南北所说的拓印起来。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昌云已经拓印完毕,他立刻不要命般的求饶起来“李兄,这是你要的玉简,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上面,请饶我一命!”

    “一开始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多好,非得等我动粗了才说。”李南北抱怨道。

    随即狠狠的瞪了昌云一眼,这才抬起脚来接过玉简,他丝毫不怀疑这玉简上面信息的真实性,在方才那种情形之下昌云是不可能再说假话的,除非昌云是真得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神识在玉简之上一扫而过,李南北的脸色立马阴沉了起来,一股无法压抑的怒火瞬间在胸口之中熊熊燃烧了起来,他拳头猛然间一握,但听得“嘣”的一声轻响,那玉简竟然生生被他的神识冲击爆碎!

    李南北真的生气了,后果真的很严重!年齐和萧寒等人都是见识过李南北的无法无天的性格,这家伙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他一旦动了真怒,整个散修联盟都将会鸡犬不宁。

    “谢谢你的玉简,不过我可从来没说过要放过你。”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吃惊,然后就听见李南北冰冷的语气对昌云说道。

    紧接着大家只见李南北脚下灵芒一闪,昌云的身子立刻就是猛然一震,伴随着断裂声中,一道巨大无比的裂缝应声而起。

    昌云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李南北这一脚生生踏入地下,浑身上下已经是被震个粉碎,瞬间身死。

    此人竟然又杀人了!远处观战的众人一个个都是脑子发懵状态,他们从来没见过有哪一个修士竟敢这样藐视散修联盟的规矩,竟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之下连杀两人。这人真得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吗!

    正在大家惊诧得目瞪口呆的时候,李南北却是突然转过身去,冰冷如剑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狠狠扫过,所有人都是不禁感到脊背一寒,下意识地脚步向后微微一踏。

    “是谁在鬼鬼祟祟的,给我滚出来!”目光在人群之中游走一番,李南北忽然朝着左前方的方向大喝了一声。

    就在方才他杀死昌云的时候,李南北感到一道神识在自己身上扫过,这道神识他并不陌生,自从这几天自己被挑战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曾经多次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神识在暗中观察。

    尤其是这几天昌云三人挑战自己的时候,那神识更是隔三差五地就会来扫上一番,那神识强大无比,显然是一名归真修士所发。以前李南北只是有所怀疑,可是看了昌云的玉简之后,李南北现在可以肯定,背后主使人就是此人!

    “哈哈,李南北你果然是有两下的,竟然能够察觉到我。”这时候一声大笑忽然从远方传来,这声音极为诡异,根本就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而且层层叠叠回荡不息,就好像是无数人同时张口大喊一般,众位修士的神识都无法辨别!

    “出来吧,别在装神弄鬼了。”李南北却是又冲着正前方沉声说道,他早就用神识锁定了了此人。

    在李南北这一声之下,就好像是突然变了天气一样,一股如山似岳的强大威压突然传来,直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在大家惊骇眼神之中,一人从后方缓缓走了出来。

    只见这人长得普普通通,但是浑身上下却自有一种气势,眉宇之间更是流露出一种唯我独尊的冷峻,好像全天下都被他踩在脚下一般。

    此人缓缓一路走来,但凡有人进入到他周身三丈范围之内,都会被一股巨大无比的斥力所弹开,他就那样一路硬生生地从众位修士中间“走”出一条路来,在李南北面前三丈之处停下,无所谓地看着李南北。

    读取昌云的神识信息之后,李南北已经知晓这些时日为什么会有修士不断上门挑战,为什么刘拂衣会频频受伤,为什么昌云三人会突然间变得极其强大,这一切的背后正是眼前此人在搞鬼。

    可是李南北却是根本就不认识此人!在他的记忆之中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眼前这个人,他为什么要暗中对付自己?李南北的怒火再一次压抑不住地燃烧起来。

    “你是谁?”李南北冷声问道,虽然是面对一位强大的归真修士,可是李南北却是一丝惧色都没有,眼神之中甚至是一种不屑与轻视。

    “好小子,竟敢对师兄这么说话。”这归真修士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原来斜眼去瞟李南北的目光也变的正视,他的话语更是阴冷得让人心里发毛,他随即不屑地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在下夏少康。”

    在散修联盟之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师徒名分,不过在这里却是不问年纪长幼,实力为尊,实力低的一律都叫实力高的师兄,师叔,师伯,师叔祖等,每高一个阶次就高一个辈分,仅仅只是个称呼而已。

    “夏少康?我记住你了!”李南北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已经是对这个人打上了必杀令,敢在背后捅自己刀子的家伙,他定然不会放过,修为再高也不行。

    “夏师兄!”

    “竟然是夏师兄!”

    “真的是夏师兄!”

    “”

    夏少康刚一报出自己的名号就把远方围着的一众修士吓了一大跳,散修联盟的老人则是一个个狂吞口水不已,他们比这些新来的更能体会到夏少康的恐怖之处。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