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九十八章:以德服人
    “此子不光神识强大无匹,即便是连修为也是如此出类拔萃,假以时日必成大器!”陶立心里暗自想道,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微笑,大声赞道:“果然还是有两下子,这两掌你居然都接下了!”

    顿了一顿,陶立却是别有深意地再次笑了起来,说道:“不过这两掌我只是使出了三分威力而已,这第三掌我不会如此保留了,我看你如何还能接下我第三掌?”

    别人看不出来李南北的具体情况,但是他自己却是清楚无比,归真修士的攻击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两掌已经是李南北的极限了,要是再来一掌的话,自己一定会身受重伤,说不定当场身死也说不定。

    但是第三掌却是无论如何李南北也要接下,刘拂衣是神族后裔,他说什么也要将此人带走,为了韩沫必须将此人带走。心电急转之间,李南北一咬牙,内心之中已经有了决断,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年齐,决定再赌一把。

    见李南北眉头微蹙,陷入思考之中,陶立却是并不着急,而是饶有兴致地盯着李南北看,但见片刻之后李南北忽然抬起头来,问道:“陶师兄,你听说过以德服人吗?”

    “以德服人?”不光是陶立两人,就是连刘拂衣等人也是不禁一愣,不知道李南北是发了哪门子神经,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脑残的话。

    “陶师兄,我已经决定了,正所谓无招胜有招,这第三掌我就坐在地上闭着眼睛让你打,以德服人。”看到陶立迷惑的反应,李南北厚着脸皮说道。

    “什么?你坐在地上闭着眼睛让我打?”陶立不可思议的问道。

    “陶师兄,我已经决定了,你尽管出手吧。”李南北在众人惊诧无比的眼神之中,他竟然是真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自顾自地开始吐纳起来。

    以德服人?竟然真地大模大样地坐在地上!大家这时候是彻底傻眼了,不知道李南北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李兄,你这是在干什么,还不赶快起来!”年齐这时候也不轻摇折扇了,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冲着李南北大喊道。

    刘拂衣同样是有些担忧地望着李南北,同年齐等人不同的是,他已经看出李南北不比于常人,他此举定然不是无故放矢,而且他也相信李南北此刻心中多半也已经有了脱身之法。可是就眼下形势看来,李南北动辄就有杀身之祸,他如何能不惊心。

    而陶立和常惠相互对望一眼,皆是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像李南北这种修士,他们两人均是生平第一次碰到。

    两人迅速的交换了一下意见,片刻之后陶立一步踏出,冲着李南北厉喝一声:“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罢,陶立手中捏起法诀,一道灵芒立刻凭空出现,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接劈向了李南北的脑袋,那威势要远远强于李南北之前所接下的那几掌。

    李南北若是被这一掌打实了,结果丝毫不用怀疑,一定是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此地所有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南北。

    “我徳如山高,让人高山仰止,我一定会以德服人!”李南北在心里咬着牙大喊道。不过表面上的李南北却是一副淡定无比的样子,竟然是对那灵芒不闻不问,依然是自顾自地在地上进行吐纳,好似进入了忘我一般。

    而此地的其他修士却是一个个脸色大变,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兄!”远处,年齐更是大惊失色的喊道,与此同时更是法诀一展,打出自己最强的灵气,去对抗那道灵芒。

    只是这年齐的功夫都花在了研究神魔引上,修为本来就和陶立相去甚远,手底下又是虚有其表的法诀,哪里能起到半分作用。

    眼看着李南北就要被这灵芒击毙,然而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常惠却是轻喝一声,同上一次救下费诗一样救下了李南北,不过这两次的性质却是完全不同。

    “哈哈,小子,是你赢了!没错你赌对了。在你们正是成为散修联盟一员之前,我还是不能杀你的。”陶立此刻哈哈大笑道,而他身后费诗一干人等却是一个个犹如遭雷击一般,彻底呆住了。

    “陶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费诗闻言怒极,只感到一股子愤然之气了然于胸,他愤恨无比地瞪着陶立,咬牙切齿地喝问道。

    费诗身后一众修士更是个个义愤填膺,随之大呼小叫地在那叫嚣着。

    陶立则是更为不屑地扫了这些人一眼,他嗤笑一声,说道:“只能怪你们自己太笨,是你们自己贪生怕死,这又怪得了谁?如今你们既然已经答应跟从我陶某人,那就要说话算话。”

    “你们若是想反悔的话也可以,但是后果自负。”陶立转过头去,再也不看费诗他们一眼。

    常惠这时候也是一脸赞赏之意地看着李南北,笑道:“小子,你很不错,我两人守护此处这许多年来,像你这样的新人能在这里就识破其中奥秘的,你是第一个。”

    “哪里哪里,两位师兄客气了,只不过是我运气好罢了。”李南北拱手笑着还礼,那贱样看的年齐都忍不住想上去踹一脚。

    “还不是靠本公子的神魔引看出这两人没有丝毫杀机,你现在知道本公子的厉害吧。”年齐轻摇折扇说道。

    李南北身后的刘拂衣一众人到现在都还发着愣,他们脑袋里面空荡荡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众人没想到,这只不过是一场闹剧!

    只是他们却是没有注意到,此刻李南北的额头之上全部都是冷汗,就在常惠出手的那一瞬间,李南北的手指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若是常惠出手再晚上一时半刻的话,李南北定然已经招出阴阳幡远遁而去。

    其实陶立和常惠从一开始就是在做戏,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之所以陶立要“杀”费诗的时候,常惠才会那么巧的看中了费诗,在那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将其救下。

    现在大家都是看穿了,即使费诗不选择跟从常惠也不会有杀身之祸。

    但是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再加上常惠那一番的激将的话语,所有人均是丧失了斗志,选择了妥协。

    在绝望之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很少有人能够稳得住,实际上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很少有人能够克服人性,两人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此计可谓是极为高明。

    然而众人在极度的恐惧之下,却是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一点的,只能是一个个陷入到两人的布局当中。

    不过虽然这两人做戏做得天衣无缝,但毕竟做戏就是做戏,难免会留下些许细微的破绽,这种极为细微的破绽本来不可能被人发现,不过李南北这个狡猾的狐狸却是一直都在留心他们,要发现并不难。

    何况年齐的神魔引看到两人内心毫无杀机,虽然是五成,这些破绽也正好佐证了年齐的读取两人的内心是正确的。

    李南北是从陶立留出自己的储物袋开始就已经起了疑心,这分明就是在对自己示好,虽然自己魅力大但还不足以男女通杀,肯定有阴谋!李南北就这样开始留心起来。

    之后再加上年齐的肯定,李南北终于是猜出了一些端倪,年齐虽然是个不靠谱的家伙,但是这种时候却不会乱说,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内心之中的猜测。

    当然,这一切仅仅是个猜测,李南北可是个从不吃亏的主,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所以最后他只是在赌一把而已,若是陶立真要杀他的话,他肯定早就脚底抹油溜了,不过他终究还是赌赢了。

    李南北此时悄悄地吁了一口气,一下从地上站起身来,对着陶立两人拱手笑道:“陶师兄,常师兄,既然你不能杀我,那我可要离去了。”

    陶立却是不答,而是反问到李南北:“你叫什么名字?”

    陶立这一问,李南北十分潇洒地一甩头,得意洋洋地扫了众人一眼,看到年齐的时候他不禁暗骂一句,“这时候你应该把扇子给我用用。”

    李南北拱手答道:“陶师兄客气了,在下李南北。”

    “什么!你是李南北?玉清宫的李南北!”这一句话好像是重磅炸弹扔到人群中一样,直接让大家心头狠狠震了起来,李南北这三个字就等于一百万枚灵石和一把绝世法宝啊。

    “糟了,光顾着得意忘形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现在可是修行界的公敌,怎么就这样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看到大家一个个变得面色不善,李南北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

    不过李南北的脸皮却真的不是一般的厚,当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之后他随即冲着众人讪讪一笑说道:“陶师兄,众位道友,我在这里向大家郑重声明一下,我的名字是叫做李南北,李子的李,东南西北的南,东西南北的北,诸位道友莫要误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