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七十七章:功亏一篑
    这一轰之下,一团胳膊粗细的黑气随之涌出,狠狠地向守护大阵撞了上去,那守护大阵转眼之间就被黑气层层覆盖起来,随后轰然间崩溃开来。

    枯木真人则是阴森一笑,径直飞入邵府,直奔那一处已经坍塌的废墟而去。

    “轰!”

    下一刻,枯木真人一头就向那废墟之中栽了进入,直接插入废墟之中没了踪影。

    “不好!萧兄,快,阻止他!”那个死人堆起来的大坑就是在废墟之中,而那里正是枯木真人修行的关键之处,那里无数尸体之内的死气正是枯木真人一身邪功的根本所在,让他回到那里定然没有什么好事。”

    萧寒一听也是脸色微变,他轻喝一声,手中三尖两刃刀已经紧紧握住,而李南北则是再一次祭出了阴阳幡,正当他打算瞬移进去的时候,突然轰一声巨响传来,那废墟突然一下子猛烈地爆发开来。

    无数的碎石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然后狠狠地砸向四周的房舍,更有无数巨石从天而降,就像是下了一场碎石雨一样。整个邵府因此变成了废墟。

    李南北脸色阴沉,这种小手段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但这里乃是邵府,全部都是凡人,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场灾难。

    李南北毫不犹豫同萧寒也顾不得去追击枯木真人了,而是纷纷施法将漫天的碎石击成粉末,避免伤了凡人。

    当两人停下手来的的时候,整个邵府已经是变得出奇的安静,安静得让人感觉到压抑,让人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相互对视了一眼,李南北同萧寒都是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一脸的凝重神色。

    在两人正前方,枯木真人的身影正在傲然而立,他正在冷冷盯着两人,就在此时他忽然咧嘴嘿嘿一笑,接着就是猛地双手向下一拍,此地的黑气顿时风起云涌起来。

    而李南北两人脚下的大地更是剧烈摇晃起来,大有一种地动山摇之势,无数黑气夹杂着阴森的气息向着他们包裹而来,与之一同而来的还有数不尽的怨魂怨气。

    枯木真人竟然是将大坑之内所有的黑水全都激发而出!

    而枯木真人的身影则是缓缓向上升起,在李南北惊诧无比的眼神之中,枯木真人脚下那巨大无比的三丈黑色巨藤也是缓缓升起。枯木真人就那样立在上面,一双眼睛里满是杀机,接着他大喝一声,挥下一片黑芒将巨藤斩断。

    再然后他手一招,一只半人多高的飞虫凭空出现,此飞虫身上闪起一阵黑光,暴涨到十丈大小。

    枯木真人带着藤蔓一同飞到飞虫身上,冷笑着对李南北和萧寒说道:“小子,老夫数十年之功尽毁于你们之手,希望你们不要死在这里,等老夫行法完毕,亲自来取你们的狗命!”

    说完枯木真人大手一挥,那无边无际的黑气立刻狂暴起来,像是旋风一样将李南北两人团团围了起来。李南北两人身在其中,只见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无尽的黑气,他们都是不约而同地身子一震,打出的灵气将那些黑气隔绝在外。

    不过这黑气实在是太过霸道,两人打出的灵力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黑气消蚀。不光如此,这黑气更是有一种慑人心魄的感觉,侵蚀人身体的同时更消磨人的心智。

    不约而同得,李南北和萧寒立刻展开身法向外遁出,不过在这黑气之内他们不辨方向,竟然是已经陷了进来,试了好几次竟然依旧还在黑气范围之内。

    李南北倒还好些,只是感觉到有些吃力而已,可是萧寒此刻却是已经摇摇欲坠了,他半跪在地上,那黑气和阴风已经侵蚀进他的身体,他的呼吸,肢体等等都变得迟缓,脑袋更是一阵昏痛,再来个片刻他非得死翘翘不行。

    “萧兄!”李南北一看焦急地大喊一声。

    一个遁术施展,李南北出现在萧寒身边,李南北二话不说双手连动,向着萧寒打出一道道白芒来,萧寒这才稍稍好受了一些。他一咬牙,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向李南北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震诧。

    “李南北,你!你似乎不受影响?”仔细地盯了几眼李南北,萧寒终于还是惊诧无比地问道。

    “我不受影响?”李南北被萧寒问的一愣,随意他猛地一拍头,想起了自己刚刚“活过来”的时候正是在那黑水之中泡着,自己似乎真得是不受影响的。

    李南北思考结束,眼神之中射出兴奋无比的神色,他小心翼翼地将护在体外的灵力一点一点收起,当灵力稀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已经不能够阻挡黑气的入侵,丝丝黑气从各处溢了进来。

    脸上含着一丝期待和淡淡的紧张,李南北缓缓伸出手来向那一丝黑气上探去,一探之下他不禁仰天哈哈狂笑了一声,说道:“原来自己竟然真得不受这黑气的影响!亏我还防护做的这么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随即李南北猛地振臂一挥,将所有灵力都是收了起来,那些嗡嗡四散飞舞的飞虫本来就是黑气幻化而成,对他也是造不成什么影响。

    “萧兄,在下带你出去!”李南北对着萧寒沉声说道,接着又是抖手向他打出数道白芒来。再然后他两手一招,阴阳幡和神之剑分别握在两手之中。

    李南北仰天轻啸了一声,迅速捏诀,体内灵力疯狂涌出,手中的神之剑立刻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寒芒在黑气的波涛之中乘风破浪而去,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硬生生地逼出一条路来。

    这黑气对人来说颇有迷惑之效,但是即使这黑气再浓郁也不会无边无际,两人数次不得遁出定然是受了黑气对心神的影响,像李南北这种强行破除之法正是以力破巧,此刻却是再适合不过。

    随后李南北哈哈狂笑一声,一手紧抱萧寒,另一只手则是一抖阴阳幡,瞬间出现在了神之剑上面。

    脚踩神剑之上,李南北神色悠然地双手背负身后,眼前无边黑气好像是黑色云朵一样在他的视线之中不断向后退去,更是在他的脚下擦过,很是随意地瞟了一眼眼前的奇景,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突然在李南北心里生出。

    李南北感觉到一种豪情逐渐澎湃起来,他忍不住再次哈哈狂笑一声,在这狂笑声之中,萧寒只感觉到眼前忽然一亮,原来是他们已经冲破了黑气的束缚。

    而在萧寒眼前第一个出现的则是李南北那洒脱不羁的身影,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他不禁心神一愣,内心之中起了一丝波澜。

    “枯木老贼,我来也!”李南北嘿嘿一笑,随即捏了一个法诀,也不停息,神剑直接打了一个转向东飞去。

    这一带的地形李南北神识一扫早就已经了然于胸,只有东面乃是茫茫荒山,其他三面则是全部都是繁华之地。

    而枯木真人本来仰仗藤蔓吸收黑水之中的死气修行,他现在强行将黑色巨藤斩断,无非就是舍弃了多年根基孤注一掷,将全部希望都压在巨藤之内的黑气之中而已。

    眼下正是他提升的关键时机,除了东面荒山之中他不可能去任何地方。

    就这样,李南北一路踏剑而行一路神识大幅散开,在大肆寻找枯木真人的踪迹。此人实在太过危险,每留他一刻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要尽一切可能杀了此人方能心安。

    此时此刻,在大秦国正西方边缘的一处深山之内,有一个枯瘦老者正坐在一根无比粗大的黑色藤蔓之上,此黑色藤蔓看起来异常阴森,从上面各处不断翻出汩汩黑气,这些黑气全部都被枯瘦老者吸收。

    在这老者周身百丈范围之内,所有的草木鸟兽全部已经死去,并且无一例外,均是已经变成了漆黑之色,好似石块一般僵硬。

    而在老者身边不远处则是一只巨大无比的奇怪虫子,此虫看起来好像瓢虫一样,但是却通体漆黑,只是在翅膀之上凌乱的点缀着许多暗红色光点,看起来同样触目惊心。

    “天杀的小子,老夫谋划八十余年方才修有小成,却在即将突破的紧要关头被你破灰坏,若是老夫度过此难关,定要将你全家上下老小全部杀光,一个不留!如此方能解老夫心头之恨!”

    这老者周身上下已经被浓浓黑气所覆盖,看不清他的具体容貌,但是听这声音却是包含着无比的冤恨之意,放佛恨不得将对方挫骨扬灰方可,这老者正是那枯瘦老者,枯木真人。

    枯木真人在此地已经端坐整整两个时辰,在这段时间之内他浑身上下一动也是不动,只是周身上下不断有黑气缭绕而已。

    话了,此地再无任何声音。只有那黑气不断萦绕,如此这般一直又持续了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枯木真人身下黑色藤蔓还是漆黑如墨,但是里面所散发出的黑气却是已经不再浓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