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五十七章:逼入绝境
    黑衣人这时候痛苦的喘息一声,并不停歇,而是虚空屈指一点炉鼎,一道血箭立刻从他手指射入其内。炉鼎发出一声怪响,在那八道白线之上渐渐附上了一层红色物质,正是在此死亡修士血肉所化之物。

    红色物质沿着白线缓慢的流淌到黑衣人身上。刚一碰触到黑衣人,他就是猛然一震,浑身剧烈的颤动起来,看起来异常痛苦的模样。等到红色物质完全覆盖到白线之上时,黑衣人痛苦的惨叫一声。

    李南北看的分明,那红色的物质在白线之上不断地被消耗,直到许久时间黑色细线才会变得虚淡一点点,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人的封印一定是没有完全冲破,他正在用那死亡修士的血肉强行冲开封印。

    此时的太清修士孟鹤宁也察觉到这一点,忽然站出,对着众人低声说道“诸位可敢拼死一搏?”

    “显然这次重宝现世,就是一个阴谋。这黑衣人应该为了突破某种的封印,引诱众人前来,用其性命助他脱困。但是这人留下我等不杀定然是别有用意,他断断不会放过我等。我等的下场只怕比那些已经死去的修士还要凄惨。若是我等不愿意坐以待毙,就随我一起阻止他突破封印。”

    说到这里,孟鹤宁下意识地看了看正在双手捶地的黑衣人一眼,眼中闪过一片果断之色,说道“眼下这是我等唯一的机会。”

    李南北同沈浪相互对视一眼,却是默契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黑衣人能任由他们几个人在这里而不闻不问,岂能没有料到这一点,若是自己贸然前去偷袭的话,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在李南北和沈浪之后又有两名修士退出,表示不愿意冒险,都在想办法逃离此处。

    剩余的四人相互看了看,皆是猛一咬牙,齐齐祭出法宝,下一刻只见四道剑芒闪过,那四人眨眼之间便来到黑衣人面前,二话不说,同时用自己的最强一击狠狠地打了下去!

    然而黑衣人依旧在痛苦的挣扎,似乎是没有看到四人的攻击一般。

    眨眼之间,四人的法宝已经尽数打在了黑衣人身上。但是四人眼中的惊喜之色还没有闪出,随即就被一阵浓浓的惊惧之色所代替。

    只见黑衣人依旧在奋力地捶地,分散自身的痛苦。竟然根本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那些攻击而来的法宝在距离他三寸的地方齐齐定住,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四位修士这时候脸色顿时变得惊恐万分,但也根本来不及挣脱,就在一瞬间,从他们各自的法宝之上,突然射出几道白色光点,那些白色光点轻飘飘的打在他们的四肢关节处。

    只听到砰砰之声不断响起,孟鹤宁四位修士的手足四肢瞬间就被炸断开来,四人更是一下子倒飞起来,狠狠撞在防护层上,正掉落在李南北几人面前。

    这四人并没有昏死过去,而是在地上躺着痛苦地叫喊,躯体上四肢的断裂之处疯狂地向外喷涌着鲜血。这时候又是数声轻微的掉落声传来,原来是他们几人各自的断肢也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他们各自的身边。

    孟鹤宁看向李南北等人,口中却是无尽的哀求“给我个痛快,求求你了”

    李南北脸色苍白地看看地上哀嚎的孟鹤宁,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黑衣人实在是太过狠毒。本来李南北以为沈浪就是个下手狠辣无情的主,可是沈浪和这黑衣人相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其他两位修士更是惊恐无比,身体都忍不住轻微的颤抖起来。两人转身像疯子一般拿着手中的武器,劈砍着防护罩。

    李南北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沈浪,只见这沈浪竟然还是挺着那一成不变的寒冰脸,冷静地吓人。看着眼前的惨状,竟然是连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

    “亏我刚才还那样想,原来这沈浪和黑衣人根本就是一类人,全都是下手无情的狠人。”李南北此时瞪了沈浪一眼,在心里嘀咕道。

    李南北实在看着于心不忍,于是小心翼翼地打出几道白光在四人断肢处,以缓解他们的身体痛苦。但是这白光刚一碰触四人身体表面立刻就被反弹开来,李南北面色一变,此种情况定然是黑衣人的手段,这人实在是太过残忍。

    沈浪这时操控着飞刀,向着地上的四人扫去,可是飞刀刚到孟鹤宁身体处,就被一道神识之力弹开。

    就在这时,黑衣人终于停止了挣扎,那八耳之上的白色光线复又恢复了亮色,红色物质已经消耗完毕。

    不过这人的封印却并没有完全破除,黑色细线虽然消失不见,可却转化为了一个黑色光点附在这人胸前,被红色物质包围其中。

    他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喘息两声,扫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几人,轻蔑道“就你们几个小辈,还敢偷袭老夫,等会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要不是老夫需要你们几个人,帮助我破除封印。还需用你们八人的血肉和骨之精华,要不老夫早就讲你们化作血肉。”说罢,黑衣人伸手虚空一抓,一个断了四肢的修士立刻被他抓在手中。

    黑衣人顺势伸手打出一团白芒将那修士包裹其中,接着结了数个复杂难明的印诀,随后他猛地一拍白玉炉鼎,那炉鼎暴涨到方圆一丈大小,悬浮在那修士之下。其中一耳的白色光线一下射到那修士身上。

    “啊!”

    凄厉的惨叫之声顿时传来,但见那修士身上皮肤不断抖动,丝丝血雾从上面渗出,他的血液正在被生生从体内抽出!

    与此同时,这人的肌肉骨骼也在不断消融,好似青烟一般从他身上一点一点飘落而下,分别融合成一个小球。

    在那白色光团之内有三个小球正在不断变大,一个暗红色,一个白色,一个则是鲜红色,这三个光球正是那修士的血之精华,骨之精华和血之精华。

    李南北等人无不心惊肉跳,内心惊骇到了极点。这黑衣人的残忍手段实在是骇人听闻,这种破封之法是何等的惨绝人寰,竟然要在一个活人身上生生剥夺血肉皮骨,而且在此过程中那人并不能马上死去,他每一声惨叫都似重锤一般打在众人心头。

    “这家伙上辈子绝对是个魔头,要不然怎会被人封印到此地。”李南北惊骇无比地想到,他更是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冷汗也随之额头流了下来。

    这时李南北又一次的近距离感受到死亡,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沈浪一眼,只见沈浪也是身体微微颤抖。

    一炷香的时间,那三个小球已经不再变大,而那个修士则是只剩下一些残渣而已,真的是被黑衣人榨干到一点都不剩。

    此时黑衣人也面露出一丝笑容,他屈指一弹,打出三道白光射中三个小球。

    只不过这丝笑容在李南北的眼中却是那么的恐怖无比,像是恶鬼在朝你微笑。

    小球立刻就如同沸腾的浓汤一般,冒起无数小气泡,小气泡随后也破裂开来,化为无数细小的颗粒,然后再被小球重新吸入其上,就这样一盏茶的功夫过后,三个小球都是小了一半有余,但是此时的小球却是更加的精纯。

    黑衣人随即张口喷出一口血红色的烟雾,烟雾包裹在三个小球之上,小球则是正在互相融合起来,最后形成一团暗褐色的物质,从白色光线上流入另一只耳朵上面。

    见此情景,黑衣人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炉鼎,直到耳朵全部将那暗褐色物质吸收完,猛烈的震颤了一下之时,他的嘴角方才再次露出一丝微笑。

    “下一个,到你了。”白衣中年人再次虚空一抓,另外一修士再次被他抓去,同那第一个修士一般,被生生抽离了血肉皮骨,之后被那白玉炉鼎的耳朵吸收殆尽,那炉鼎再次震荡了一下。

    此次震荡之力颇为巨大,仅仅只是两下而已,无数的空间碎片随之迸发而出,咔咔声中,更有无数空间裂痕被硬生生地拓宽拉长。

    其中有一道巨大空间裂痕正好延伸到黑衣人立身之处,但他却是看都不看一眼,直到那炉鼎稳定下来之时方才不紧不慢地换另一处地方。

    “这简直就是个魔头。”李南北小声说道,沈浪同样也是满脸的惊惧,心头泛起一股浓浓的惊骇和无力感,在这人面前,自己真的好似一只蝼蚁般弱小,看样今天要惨死当场。

    深吸了一口气,李南北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关注此地发生的一切。他运气调息了一番,终于稍稍平静下来,此时此刻他仍然没有放弃,而是在苦苦思索逃脱之法。

    良久,他忽然猛地睁开眼睛,目露一丝坚决之色,他随即就向身边的沈浪进行了神识传音。

    沈浪看看李南北,眼中乃是一片决然之色。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