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四十九章:威慑群雄
                      韩沫和周文两人闻言都是心头一震,他们下意识的看看镇定自若的李南北,眼神之中的紧张慢慢被一种坚毅所代替。

    “竟然才来了八十三人,庚申墟的修士都是废物吗?难道不想要曼陀往生花了吗”李南北这时候神识一扫而过,发现加上先前的那两批人在内,这个时候一共九批人感到这里。

    听到李南北这一声嘲讽,林青森不由露出一丝苦笑来,一些修士却都是目露凶光,恨不得现在上去来个杀人夺宝,也有些修士目露震惊之色,无法掩饰心中的诧异竟然还嫌人少?他难道是想一个人单挑整个庚申墟的修士!

    这个时候又有两批修士也已经随即来到,他们也是听到了李南北的嘲讽,他们一眼扫过现场的形势,心里疑惑顿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曼陀往生花明明就在那人手中,而且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为何迟迟不动手。

    就这样,此地的众多修士都是神色戒备的站在一处,还要互相防备着对方,全部都在小心翼翼的观望,并没有一人敢轻举妄动。

    在大家疑惑和惊诧的目光之中,只见李南北冷哼了一声,竟然是一甩手就将曼陀往生花打向了半空之中,与此同时他更是向着曼陀往生花点出一指,一道白芒顿时将千石花包围起来。

    曼陀往生花就那样在白芒之中悬浮,显得更加的圣洁不可侵犯,其上的灵性已经被李南北的灵力完全催发而出,在场的众人都是不自觉得感到一阵如痴如醉。

    仅仅是片刻的功夫而已,绝大多数庚申墟内的修士都感觉到了这股圣洁气息,他们都是激动无比的向一个方向眺望,接着就匆忙的召集同门,御剑而来。

    这种景象在庚申墟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无论这些修士身在何方,无论手中何事,所有的修士都是齐齐停下手来,即使是正在大战的双方也同样如此,他们似乎是商量好了一样,不约而同的向着一个方向赶去。

    只是片刻的功夫而已,林青森,韩沫,周文以及还在对峙的其他修士都是瞠目结舌,眼神之中乃是一片浓浓的惊骇神色。

    他们的神识发现自己已经被无数的修士所包围,自己的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御剑而来的修士,而远处还有源源不断的修士在疯狂的飞来,这一片天空已经被修士所占据!

    远远看去,这些修士就好像是深秋大风吹起了一地落叶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天空。

    虽然这些御剑飞行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同阶的玉清修士,修为并不一定比在场的修士强多少,但是这数量上的巨大,却是形成了一种无比可怕的精神威压,单单是那种视觉冲击就足以让人心惊动魄!

    林青森等人的呼吸都是不自觉得急促了起来,他们感到自己整个人好像是处在万丈深渊之中,全身每一处都处在巨大无比的压力之中,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抬不起头来,说不出话来。自己能做得,却是仅仅苦苦支撑而已。

    这个李南北,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大妄为。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林青森脸色苍白的看了李南北一眼,下意识得向后退出一步,他实在是胆大包天,在这个威压之下,他可没那个胆子在和李南北站在一起。

    李南北心中想道“这下可是玩大了,这么多人,一人一口的口水也能把自己淹死。”看着那一道接一道连续不断划破长空而来的剑芒,李南北也不禁感到一阵炫目。

    尤其是那无边无际的精神威压也让李南北感到胸口发闷,不过他神识却是强大无比,在加上他本人刻意放出神识威压去抵抗,外人只能看到李南北还是若无其事的悠闲而立,一时间大家更加骇然。

    看着情况差不多了,李南北捏诀一引,那团白芒瞬间被他吸入掌中,与此同时曼陀往生花也是被他一把握在手中,他脸上依旧是冷酷无比的神色,一下子上前两步,将这曼陀往生花高高的举了起来。

    与此同时李南北坚毅的目光缓缓扫视一周,朗声说道“诸位道友,想必你们此来都是为了这曼陀往生花,那我李某人也不废话了,干脆直接挑明了说吧。”

    “这曼陀往生花乃是我大师兄林青森所得,但是不知为何走漏了风声,一路以来多有修士劫杀,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定然是无法保全此花,所以我们决定放弃此花,而是打算将它交给你们其中的一位,毕竟宝物虽好,为了它把小命丢掉可就不划算了。”

    李南北话一说完,林青森,韩沫以及周文却是脸色惨变,沈浪依旧一成不变的寒冰脸。而此地的其他无数的修士却是一个个露出激动无比的神情来。

    也有些比较老练的修士和那仅剩的两名的太清修士都是面无表情,好像是没有听到李南北的话一样,他们仅仅是在看见曼陀往生花时惊鸿一瞥的瞬间露出惊容,之后就变的平静如常。

    他们的面色冰冷的看着慷慨陈词的李南北,根本就不为所动。

    李南北将众人的反应仔细的看在眼中,接着高声说道“现在庚申墟所有的修士大部分都聚集在此,大家都看清楚了,这曼陀往生花是在我的手上,并不在我的同门身上。”

    “我可以交出曼陀往生花,但是第一个条件就是不许为难我的同门,让他们安全到达传送阵,离开庚申墟!要是有人想赶尽杀绝,那也别怪我拼个鱼死网破,我立刻就把此花毁掉,大家谁也别想得到!”

    李南北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一道桀骜的声音响起“哈哈!好一个狂妄之徒,竟敢在这里威胁整个庚申墟的修士,告诉你,今天你们一个都逃不掉,大爷不光要杀掉你们,那个小妞j和曼陀往生花都是是大爷的。”

    韩沫听完此话一脸的羞愤,恨不得现在上去将此人分筋错骨。

    李南北扭头一看,只见在人群前面有一个满脸横肉的凶恶修士,他此刻正是一脸戾气,目露凶光的盯着韩沫,与此同时他手一招,只见一道光芒闪过,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一把气势十足的开山巨斧。

    “大爷乃是苌弘道人座下弟子,这曼陀往生花和那个小妞大爷都看上了,有不想活的尽管来和大爷抢!”

    此人名叫徐市,是一名方士。他随后轻蔑的看向众人说道,大家听闻此话都是脸色微变,下意识的离此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苌弘道人乃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方士,所谓方士其实也是修士的一种,不过这类方士所修的功法往往都是丧尽天良,淫邪歹毒,为修行界所不容,修士凡是遇到了方士,一般情况下都是杀无赦的,方士和修士乃是势不两立的两个阵容。

    不过苌弘道人却是一个例外,此人专门利用采集尸体内的死气进行修炼,一身邪功已经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竟然成为了无数年来第三位达到入微级别的方士。

    而且此人心狠手辣,歹毒无比,各大派的高层曾经联合绞杀过此人,不过每一次都是被此人逃之夭夭,而那几个大派地下的弟子更是差不多被此人屠杀过万,此人一时间名声大噪,再也没有人敢去招惹。

    这也使得修界之中的方士趋之若鹜的涌向苌弘道人座下,纷纷拜他为师,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虽然在修界各大门派的全力打压之下,一股邪恶的势力终究还是慢慢形成了气候。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苌弘道人的弟子竟然也会出现在庚申墟内,有此人在的话,曼陀往生花怕是真得要落入此人手中。

    但是李南北却是满眼仇视的目光,看向了徐市,冷笑一声,说道“就你?管你是谁的弟子,现在你就是天王老子的弟子,今天你也必须死,敢动老子的女人!”

    接着李南北大手一挥,冷漠的说道“哑巴,杀了他。”

    韩沫看向李南北的背影,眼神中发生了变化。

    此地的修士闻言都是一惊,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暗道此人究竟是谁,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放言要杀苌弘道人的弟子,而且此人更是将庚申墟所有的修士集中到一起,等闲之辈可没有这种气魄。

    “你说什么?”徐市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居然敢杀我?大爷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一根汗毛!”

    徐市话音刚落,就看见一张寒冰脸向自己走了过来,他心里不禁的一颤。

    “你是谁,哪个门派的弟子?你知不知道大爷是谁?”徐市有些声音发颤的问道。

    因为眼前这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迫人的寒意,而且他的修为自己也是丝毫看不透,徐市未战先慌。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无数的绿芒,沈浪二话不说,动手捏诀,围着徐市无情的绞杀,只是片刻的功夫而已,徐市已经是被沈浪打的口吐鲜血,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嚣张神色。

    “我是苌弘道人的弟子,你不能杀我。”徐市惊慌叫道。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