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四十章:陷入幻境
                      走了大约十丈左右距离,眼前感到一阵豁然开朗,李南北已经完全进入山洞内部,只见此洞阔大无比,并且自成一方天地,同外面的残破战场相比简直就是一处净土。

    本来李南北以为以金圣叹的重伤之体,一定是草草开辟一个洞府坐化而已,没想到他不仅在归虚之前留下如此之多的布置,而且就是连洞府也开辟的如此恢宏,金圣叹之大能,当真是不可揣测。

    李南北略略扫了一眼,此洞宽大约有百丈,高也大约有百丈,至于有多长却是不得而知了,因为在他的面前正在漂浮着无数的气泡,这些气泡每一个都有一人大小,密密麻麻布满整个山洞,而且上下左右不住来回窜动。

    这是什么东西?李南北满脸好奇得盯着眼前的气泡,不过他却不敢轻易去碰触尝试,他虽然不知道这些气泡是什么,但是他却能肯定,金圣叹搞出这个阵仗定然是有大用的。

    眼前这些气泡虽然清澈无比但却并不透明,上面均有淡淡的粉红色光芒在闪耀。

    沉吟了片刻,李南北一只手抱紧玉蟾,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握住阴阳幡,神识小心翼翼的向着眼前的无数水泡扫去。

    一扫之下并没有什么凶险之事发生,只是李南北却惊诧得发现在那无数水泡之上却突然都多了一些影像来。

    只见这些影像各个不一,有人有物,有花有木,李南北丝毫看不出他们之间各有什么联系,他匆匆一瞥间只是看见了一个正在寒窗苦图的白衣书生而已。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的功夫,这无数气泡忽然齐齐碎裂开来,化成白茫茫的一片水汽将李南北笼罩起来,而且这水汽浓郁无比,以李南北现在的修为竟然也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又是片刻过后,无边的水汽突然消散开来,李南北眼前的景象却是已经大不一样。他惊诧的发现自己的立身之所不再是一个山洞,而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村烟袅袅,鸡鸣犬吠,一片祥和安宁之象。

    而李南北此时正是站在一个路口处,此时正值黄昏,街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在路口前方不远处有一座亭子,亭子之内却有一个老人正在手持狼毫,尽情挥洒。李南北不知不觉走进这亭子之中。

    老人似乎并没有察觉李南北的到来,依旧沉浸在自己的行云流水之中。李南北低头看看,只见亭子石桌画卷之上,写的赫然是一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道。

    “好字!”李南北虽然并不精通笔墨丹青之道,但是老人笔下的这一个道字却是龙飞凤舞不拘一格,隐隐有一种庞大气象逼人而来,李南北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听闻此话,老人转过头来,盯着李南北微笑问道“孩子,你若是做出选择,我可以帮你。”

    李南北被老者问的一愣,问道“老者,我要作何选择?”

    老者自顾自的说完,就再也没有理会李南北。

    李南北又看了一眼苍劲有力的大字,看到老者不再回答,只好向前走出亭子,走进这宁静的小村庄之中,他的身影也逐渐模糊起来……

    翌日,村庄最北侧的一户农家响起了嘹亮的婴儿啼哭之声,夫妇两人看着不住啼哭的婴孩,脸上洋溢着的满是幸福的笑,这孩子的姓李,名南北。

    时光荏苒,李南北不知不觉间长大,夫妇两人请不起教书先生,于是就由妻子在家教李南北读书识字,丈夫则是出外谋取生计,挣得几分口粮,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五年。

    终于有一天,邻居脸色惊慌的跑李南北家中,抬回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原来丈夫在进山打猎时不幸碰上猛虎,葬身虎口。妻子听完此话立刻昏了过去,李南北心中感到悲戚,也昏了过去。

    醒来之时,一名老者出现在李南北身边,他笑着问道“孩子,如何选择?若是你想要报仇?我也可以帮你。”李南北摇摇头,老者依旧面含微笑地离去。

    李南北的母亲成了村上的寡妇,她每天白日替人家纺纱织布,操忙农活,晚上则是教李南北文字笔墨,终于,妻子病倒。

    幸好还有几分姿色,被迫无奈卖身给一大户人家当小妾,母亲以命相胁,总算把李南北留在了身边。

    大户人家的后院里,正在读书的李南北被大户人家少爷看见。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李南北的脸上。

    “贱种,滚开,不要挡着少爷的路!”

    李南北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啪!”又一个巴掌打在李南北脸上。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就带着你娘滚出我家,我养条狗也比养你们强!”

    李南北默默忍住眼泪,默默得转身离开,身后出来一群讽刺笑骂声。李南北回到他和母亲居住的房间,母亲正在痛苦的哭泣,在她的脸上,同样也是数个掌印。

    李南北愤怒了,他冲出了房门,追上了少爷,把他扑倒在地上,不由分说得将他暴打一顿,少爷害怕了,这时管家下人纷纷赶来,将李南北抓了起来。

    最后,李南北被少爷吊在树上毒打,身上满是鞭痕,家主则是在一旁冷笑道“狠狠的打,将这个野种打死!大爷买个小妾回家,居然还给我带个野种!”

    母亲此时冲了出来,挡在李南北身前,死也不放开,最终,大户人家将满身是伤的李南北和母亲赶出家门,丢到大街上。看着奄奄一息的母亲,李南北仰天大哭,但他却看到路人漠然的脸色。

    母亲死去的时候,老者再次出现,他微笑问道“孩子,你若想要报仇,我可以帮你,杀了他们全家。。”李南北紧紧咬住嘴唇,默不作声,摇了摇头。

    李南北在村里乞讨生活,卖身给一户人家当苦力,总算将母亲安葬了。

    之后,李南北偷了一把匕首出来,偷偷跑回了大户人家去,溜进了正在熟睡的少爷床前,然而少爷的狗此时叫了一声,李南北于是就这样被送进了县衙。

    在县衙大狱,李南北遭受到严刑拷打。官府早被买通,对此案不审不查,每天只是将各种刑具一一在他身上尝试,李南北无数次的疼昏过去,这个时候,一盆冷水浇到他的头上,他继续承受那生不如死的煎熬。

    这个时候,老者在大狱之中出现,他低头看看体无完肤的李南北,问道“孩子,你若选择报仇,我可以帮你将这个地方的人全部抹杀。”

    李南北此时已经无力回答,哪怕是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但是他坚毅的目光却说明了一切,老者笑笑,转身离去。

    李南北在大狱之中三个月后死去,尸体被抛到荒野里,一群饿狼贪婪的扑了上来。

    此时李南北的魂魄飘在了空中,看着自己的尸体被这些饿狼蚕食殆尽。他的魂魄在荒野之中飘荡,孤苦无依,由于没有人给他送终,他只能是一个孤魂野鬼。

    如此十年之后,李南北的孤魂躲过一个个道士,和尚。每天都在胆战心惊之中四处躲藏,终于天门大开,李南北的孤魂被吸入轮回之门,被判下幽冥,而那个逼死母亲的大户人家的家主却是继续转世投胎,成为富人。

    李南北无声地哭了,此时,老者出现在他面前,微笑问道“孩子,你若选择报仇,我以可以让这些人魂飞魄散,永堕轮回。”李南北久久不语,就这么看着老者,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在地狱中,李南北每时每刻都在承受撕心裂肺的折磨,那是远比在县衙大狱中残酷百倍千倍的折磨,而且这种折磨永无期限。一年之后,老者出现在李南北面前,李南北犹豫了,但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

    十年之后,老者再一次出现,李南北依旧是摇头,他又一次拒绝了。

    二十年后老者出现时李南北依旧拒绝,并且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以后老者每隔百年出现一次,均被李南北拒绝。千年之后,老者再没有出现。

    李南北继续承着地狱之中的种种煎熬,他的惨叫响彻整个地狱,地狱之中的其他冤魂陆续都被释放出去,但是李南北却一直没有,直到地狱之中只剩下他一个。老者此时再一次出现。“孩子,难到你对这个世界没有怨恨吗?”李南北依旧坚决地摇摇头。

    万年之后,老者面含笑意的出现在李南北面前,道“孩子,你该解脱了。”

    话音刚落,整个地狱轰然消失不见,李南北随之不断虚淡,最终完全融合在虚空之中。

    下一刻,李南北再次出现在原来那个村庄的路口处,亭子里有一个老者在挥毫写字,李南北感到好奇,他走了进去,看见老者依旧写的是一个“道”字。

    老者对李南北说“孩子,去吧。”李南北走进村落深处。

    第二天,李南北在村北侧的一户农家出生,父亲操持生计,母亲在家教他读书识字,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是也其乐融融,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五年。

    终于,在第五年李南北考中秀才,成为整个村子惟一一个秀才,四乡八村的亲戚朋友全部都来到贺。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少爷送来一笔钱,还专门给李南北置办了一套衣衫,又是五年后,李南北高中状元,荣归故里。

    李南北一生为官廉洁奉公,刚正不阿,心系百姓,造福于十里八乡,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走完了他辉煌的一生。在他魂魄出体的时候,他看到了光。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