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发戮仙 > 第三十四章:偷鸡不成
    钱进等三名修士都是不禁愣住了,他们自问长这么大从来没碰到过,这种如此奇葩之人,而且看到李南北正在口水四溅,双手比划着,教育汪朗。钱进不禁想问一声,咱们这到底是谁要杀谁,总觉得自己是在上课。

    

    钱进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他这留神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接着他左右眼神示意同伴两人,随即目露凶光,抬起手臂一挥,冰冷的说道:“围起来!”

    

    三道剑芒随即一闪而过,楚青山和汪朗一左一右飞到李南北身后,三人已经将李南北团团围在中央。

    

    “小子,交出你身上所有的法宝,我可以留你一条狗命!”接着钱进狞笑一声收回仙剑,一抖手,打出一个巴掌大小碧玉色的木牌来,楚青山和汪朗也随之齐齐祭出各自法宝。

    

    李南北面对上清修士都不曾畏惧,何况面对这三个小小的玉清修士自然是胸有成竹,他双手抱于胸前,大爷一般的微笑,站在巨石上俯视着汪朗,一边看还一边时不时的点点头。

    

    “汪朗,这才像是一个杀人夺宝的,记住了人多时你就在在背后偷袭,人少时你就脚底抹油第一个开溜,这样才能在修行界一帆风顺。只不过你的眼神还是不够狠,别人要是突围的话,一定会先从你这边下手的。你一定要怒目相视,凶狠气势要拿出来。”

    

    李南北继续在孜孜不倦的教育着汪朗,对于汪朗他还是兴趣比较多一些,他实在不明白像汪朗这样一个抱着世俗所谓的仁义道德不放的迂腐固执的家伙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钱进这时候大喊了一声,单手一抖手中的木牌,四周枯木断枝顿时齐齐崩碎开来,接着瞬间化成齑粉融入地下,随后又听得轰轰声不断,一根根巨大木钻从地底钻出,钻头所指正是李南北。

    

    “这法宝倒是有意思。”李南北只是看了一眼这气势汹汹的木钻,心底早就已经有数,他并不动用法宝,两掌一拍一合间,土牢天束瞬间在他面前出现。

    

    那些巨大的木钻钻在土墙之上,好似碰到铜墙铁壁一样,竟然是齐齐破碎开来!

    

    钱进瞬间脸色一变,楚青山和汪朗也是齐齐露出震惊神色。钱进接着再次振臂一挥,那木牌也随之化成齑粉飘散开来,那齑粉在空中化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木钻来。

    

    钱进一脸愤怒的盯着李南北,捏诀一引,轰然一声响过,木钻直接钻进了土墙之内,土墙立刻出现了无数裂痕来。

    

    再看李南北却是不慌不忙,在木钻钻过土墙的那一刻猛地打出一道剑芒,眼前的那木钻顿时停滞,钱进身体却是随之一震,忍不住后退一个大步。

    

    李南北漠然的看着钱进,再次打出一道剑芒,木钻再是一顿,钱进则是再退一步。

    

    就这样李南北一共打出三道剑芒,三下之后巨大木钻重硬生生被打散,重又化为齑粉,钱进却是整整退了十步,身体内灵气紊乱,口中鲜血溢出,衣衫被鲜血染红。

    

    强!这家伙实在是太强了!虽然大家同为蜕凡玉清境界,但是自己和人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此时钱进脸色巨变,他再也顾不得什么,振臂大声喝道:“一起动手!尽快解决,以防后患!”

    

    楚青山和汪朗这时候不再犹豫,纷纷各自捏诀施法,两把仙剑同时光芒大作,同钱进的仙剑一起,齐齐向着李南北劈来。李南北面色不变,他轻哼了一声,一扬手中的沉水剑,三道剑芒分别迎上三把仙剑,那三把仙剑顿时齐齐倒飞而回。

    

    钱进三人这时候都是震惊无比,什么杀人夺宝的念头再也不敢有了,碰到了硬茬子,能保住性命才是目前所考虑的。就在这一瞬间,楚青山和钱进迅速交换了个眼神,同时大喝一声:“上!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但是这两人手中却是不约而同的捏起法诀,准备使出遁术就要逃跑。意思很明显,他们是想用汪朗当替死鬼挡住李南北,以便为自己逃走争取时间。而那个迂腐古板的汪朗却是果真如同钱进两人大喝般那样,提剑拼命冲了上来。

    

    “呸!真的无耻!”李南北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种坑害兄弟保全自己的事情,他是万万做不出来的。李南北忍不住大骂一声,面色猛然一寒,单手捏诀,灵力化作三只巨大手掌同时出现,分别向着三人狠狠拍去。

    

    三人都是目露惊骇之色,钱进两人也顾不得逃跑,否则一定会先会被这巨大手掌拍死不可。

    

    “不要欺人太甚,看我的追魂针!”只听到一声暴喝声响起,楚青山手中祭出一个黑色小盒,下一刻嗤嗤声不断,小盒瞬间打出无数银针,银针将那只巨大手掌射爆,然后并不停歇,继续射向李南北。

    

    与此同时,汪朗的仙剑光芒大作,上面隐隐有一条凶兽的虚影咆哮而出,这虚影一张口吞了巨手,再次折返回到汪朗的手中。

    

    而钱进的小木人则是再一次化为齑粉,凝成巨大木钻,向着李南北钻来。

    

    李南北冷眼扫过众人的攻击,身法施展,立刻平行瞬移出百丈距离,与此同时他手握沉水剑,蓄力一剑劈出。此剑李南北没有丝毫留手,威力无穷,钱进三人法宝顿时齐齐被破,他们三人更是倒飞十几丈开外,口中狂喷鲜血不止。

    

    李南北这时候戏虐的笑着,看了三人一眼,随手将沉水剑往肩头上一扛,一步一步的往钱进方向走去。当走到钱进面前之后,李南北忍不住飞起一脚,再次将刚刚爬起的钱进踹飞出去。

    

    “轰”的一声,在次尘土飞扬,钱进被踹进了碎石堆里。

    

    紧接着李南北身法施展,下一刻又是出现在了钱进身边,将沉水剑一伸直接抵在钱进的咽喉之处。

    

    钱进这时候脸色惨白,他再也顾不得什么脸面,“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不停的向着李南北叩头,求饶道:“道友饶命,我一时鬼迷心窍,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这一次,我钱家在世俗中有几百口人靠我庇佑,我若死了他们也会被人伤害!我以家中上下几百口人命起誓,只要放过我,我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你”

    

    不多时,钱进的额头早已经是鲜血淋漓,但他好似未觉,仍然在疯狂的叩头求饶。

    

    李南北倒是被钱进这一处吓了一跳,心中想道:“我被文妙抓走时,都没如此不堪。你到好竟然如此贪生怕死,我又没说要杀你,就是想打劫一下你的法宝而已,至于在此不停磕头求饶吗?“

    

    那楚青山见状也是猛然跪在地上,同钱进一样,不停的叩头求饶,甚至还是发下狠毒誓言,只为饶他一命。

    

    反倒是汪朗不卑不亢,看着地上丑态毕露的两人,露出一丝不屑神色,对着李南北说道:“要杀就杀,何来废话!此次乃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钱进听闻此话,瞬间指着汪朗大骂道:“汪朗,你说什么胡话,要不是你教唆我们,我们怎么会瞎了狗眼,来抢道友的法宝。你还不快给道友赔罪!”

    

    汪朗却是勃然大怒,他愤慨的指着钱进大骂道:“奴颜卑膝,血口喷人,我汪朗同你为伍,简直就是耻辱!”

    

    汪朗随即长叹一声对着李南北说道:“罢了,道友,我汪朗留下任你处置,还请放过他们二人。”

    

    李南北这时候对这汪朗倒是有一些欣赏,这人可谓是真正的刚正不阿,忠贞正直,虽然李南北并不赞同他的作法,但是这人确实有一番风骨,这风骨无论什么时候都值得敬仰。

    

    李南北此时将沉水收回,漠然的说道:“法宝通通留下,人,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

    

    听闻此话,钱进同那楚青山如获大赦,急忙将手中的木牌和追魂针扔在地上,下一刻急忙架起仙剑亡命逃窜而去。

    

    汪朗则是看了看李南北,又扭头看了看半空的那两道剑芒,最终咬咬嘴唇没有多说什么,他一把将仙剑扔在地上,一脸失落的向前走去。

    

    一般来说,入微之境以下的修士无法凌空飞行,他们都需要借助一件法宝才能够御空而行,而绝大多数修士选择的飞行法宝都是仙剑,所以仙剑严格说来并不算是修士真正的法宝,只是一个借助飞行的工具而已。

    

    而汪朗的仙剑则不一样,它上面很明显是封印了兽魂的,这仙剑对他来说不仅仅是飞行工具,更是自己修行的真正法宝,丢下这仙剑,汪朗连飞行都做不到,实在是有些可怜。

    

    “汪朗,我敬重你的为人,我要的是他们两人的法宝,而不是你的。”李南北看看汪朗萧瑟的背影,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足下一个轻点,汪朗的仙剑受震弹起,直接向着汪朗飞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