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第904章 稳扎稳打
    “察言观色,揣摩人心。”李道通闻言缓缓地说道。

    “那你算出人家房子着火?”姚长生剑眉轻挑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个……”林观邦垂眸细弱蚊声地说道,“使了些小伎俩,自己人,是托儿。”猛地抬头又道,“其他人我可没骗他们,真的从他们身上看出来的。尤其老太师身上,即便打扮成了乡下人,可他身上的京城人的印迹太明显了。”伸出手道,“这拿笔的,拿锄头的,拿刀剑的茧子磨的不同。他身上的气势一看就是身居高位。庙堂之上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咱还是多少听到些,所以就……”挠挠头道,“他愁眉不展,要是有办法也不至于找人算卦呀!我只不过是点出他内心的恐惧。”

    “说起这个,咱们可以利用他们君臣不合。”姚长生食指划过下巴双眉轻扬看着他们说道。

    “离间计。”楚九和李道通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错。”姚长生深邃的双眸深不见底,眼底闪过一丝狠辣道,“借刀杀人。”

    “能行吗?”郭俊楠黑眸晃了晃不太放心地说道,“那可是三朝元老,辅佐了三代帝王啊!现在的皇帝可是喊他相父的。这地位摆着呢!无可撼动,太尉和奸相恨得牙根痒痒的,只能私下做些小动作,都不敢对老太师做的太过分了。”有些担心地说道,“借刀杀人有那么容易吗?”

    “小皇帝和老太师两人之间积怨已深,只不过双方都克制。”姚长生沉静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即便是皇帝谁也不喜欢自己寻欢作乐的时候,耳边跟苍蝇似的教导他皇上你要上朝啦!皇上你要勤政,皇上你要批阅奏章,皇上这里需要剿灭义军,皇上这里水患,这里蝗灾,这里旱灾……”

    “跟和尚念经似的,我都头疼了。”郭俊楠指指自己的脑袋道,“人呀!不让干什么偏干什么?都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尤其人家还是九五之尊,那是唯我独尊的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对呀!不让他沉迷酒色,醉生梦死,这皇帝当的还有什么乐趣。天下苍生都比不上他的私欲。”姚长生清冷的目光看着他说道。

    “其实老太师可以不管他吗?”李道通看着他小声地说道。

    “可以啊!”姚长生摊开双手道,“那大燕江山是死是活,就随便喽!现在咱们看到的就是结果。”笑吟吟地看着他们道,“诸位满意吗?”

    “呃……”李道通给堵的说不出话来。

    “史书上可是比比皆是,但是有的人就是不信邪。”姚长生红唇轻启轻飘飘的说道,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那苍生就教教他们怎么做?”站起来目光落在楚九的身上双手抱拳道,“主上这一路打过来,深有体会。”

    “嗯!”楚九闻言点点头,庐州城墙下发生的事情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拍着扶手道,“林观邦先留在王府做文书,等这场仗过去在具体安排。”

    “是!”林观邦蹭的站起来激动地双手抱拳道。

    楚九深邃如海的双眸一一扫过他们道,“既然老太师亲征,咱们就送份儿大礼给他,诸位下去准备吧!”

    “卑职遵命。”姚长生他们站起来齐齐抱拳行礼道,然后退了出去。

    ≈ap;≈ap;

    傍晚时分,夕阳染红了天空,楚九踩着金光踏进了藏书阁。

    楚九看着忙碌的两人安静的没有打扰,金色的余晖打在两人身上,呈现斑驳又立体的光影,勾勒出特有的美。

    姚长生像是那种九月艳阳天,灿烂耀眼,而弟妹呢!就如晚霞映照下的江面,波光潋滟,温暖澄澈。

    两人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璧人,黑眸轻晃,有点儿想自家娘子了,等这一仗打完就把他们娘几个给接过来。

    姚长生一抬头就看见盯着自己的看的楚九,放下手中的笔双手抱拳行礼道,“主上。”

    “主上。”陶七妮闻声放下手中的图纸双手抱腕躬身行礼道。

    “都准备好了吗?”楚九走过来看着他们俩说道,看着书案上的图纸道,“这就是咱们的大船吗?”

    “只是初步设想,还不知道能成功吗?”姚长生眸光沉稳地看着他说道,“先做个模型看看。”

    “一定能。”楚九信心十足地看着他们俩说道。

    “主上,这可不是我熟悉的领域,我和娘子都是生手。”姚长生闻言苦笑一声看着他说道。

    “你们的学习能力比谁都强。”楚九黑曜石的双眸闪着璀璨的光看着他们俩说道,“咱也不是一无所知,不是还有工匠吗?”指指椅子道,“坐,坐下说话。”

    姚长生和陶七妮看着他先坐了下去,然后才坐了下来。

    “你们不是还去商船上看了。”楚九眸光温和地看着他们说道。

    “主上这商船和战船是两回事。”姚长生清澈正直的双眸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我相信你们。”楚九深邃清澈的双眸倒影着两人的身影道。

    姚长生闻言闭了闭眼睛,沉声道,“我们努力。”

    “现在想想用什么木头好,成功了这船厂建在哪儿合适。”陶七妮眸光轻转看着他们说道。

    “这个你们在行,你们说。”楚九刚毅的脸庞看着他们说道,“我相信你们。”

    “闽南!它那边木材丰富,且适合建大型的船。”姚长生黝黑的双眸闪着红光看着他说道。

    “闽南啊?”楚九闻言眉峰轻挑,笑呵呵地说道,“我听高明说过,两广,江浙等地的水师战船或者民用商船基本都是闽南制造的。”

    “因为闽南地区的匠人传承了优良的造船技术,并且在已掌握的技术上更是不断的有所突破。”姚长生眸光熠熠生辉地看着他说道。

    “这是馋的流口水啦!”楚九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我也是。”眸光深沉地又道,“我查过书籍,闽南的造船历史非常悠久,早在秦汉时期,闽南当地就已兴起造船,传闻,闽南越族以楫作马,善于制舟驾舟,可想而知,当地的造船史是多么悠久。”

    “嗯嗯!”姚长生闻言笑着点点头道,“早在秦汉时期,闽南当地就已兴起造船,传闻闽南闽越族以船为车,三国时期,吴国在闽南设点船校尉,建立起官方直属造船工厂,且后世的闽南造船人又在传承的技术上不断改进发展,至今依然是最棒的。”

    “闽南之所以能有如此优秀的造船成绩,不全是因为它历史悠久的造船技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闽南背靠群山,面朝大海,山上盛产松木、柏木、樟木。”楚九乌黑的眼睛盈满笑意看着他们说道,“这些都是造船的优质木料,还有闽江河道作为运送木材的天然工具,并且造好的船舶也可以经闽江输送到各地。”

    “先做好模型咱们顺势拿下闽南。”楚九眼底闪着凌厉的光芒道,“就是收服那些匠人,咱也得拿出令人信服的干货才行。不能让人当傻子一样给蒙蔽了。”

    “嗯!”姚长生轻点了下头道,担心地又道,“那个关于这一仗……”

    陶七妮突然开口道,“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站起来看着他们俩。

    “去吧!去吧!”姚长生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天气热,做点凉菜。”

    “嗯!”陶七妮笑着点头道,给楚九行了行礼退出了藏书阁。

    楚九乌黑的眼睛轻轻闪了闪,弟妹真是伶俐啊!涉及到自己的那是当仁不让,不该听的,这是多一个字都不会听。

    姚长生目送自家娘子离开,看着楚九道,“咱得人我不担心,我只是担心原来的兄弟们,跟咱一条心吗?”

    “放心吧!不老实的,我都处理过了。”楚九黝黑的目光看着他,淡淡地说道,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言语之间却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那就好,咱们不能腹背受敌。”姚长生面容冷峻地看着他严肃地说道,毕竟他们曾经是顾部,虽然因为瘟疫的关系收服了大家。

    可他们不能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上。

    “你怎么不担心这一仗呢?”楚九满脸笑容看着他说道,“那可是老太师,三朝元老,大燕国之基石,神一般的存在。可以说是戎马一生。”

    “你也说老太师,老了都八十了,即便经验丰富也是时移世易。”姚长生轻笑出声道,“即便老太师年轻五十岁,也是独木难支,大燕从根子上烂了,这撒豆成兵也救不了了。”

    “呵呵……”楚九闻言不厚道的笑了笑道,“所以只要咱们稳住,稳扎稳打,管好咱们自己。这日子过的好不好,百姓们眼睛不瞎,他们会亲身体会的。”

    “对!”姚长生温润的双眸看着他点头道。

    “这仗你就别上了,咱得大船最重要。”楚九深邃的黑眸看着他说道。

    “好!”姚长生点头应道,“整理好后,我们就搬家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