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甲狂涛 > 第八十章 也并不是,没有希望
    “辰哥……荀大哥,辰哥呢?!”刚刚被荀秋护在身下的海伦刚刚直起腰杆,就不顾满脸的灰土,喷着一嘴泥问道。

    “他应该没事……”荀秋有些心虚地低声说道。

    意识波识别只能知道胥辰是不是还活着,并不能知道他活得好不好!

    他不顾海伦已经晶莹欲泪的双眸,立马一个飞身急掠,朝着胥辰疾扑而去。他的身后,是同样焦急的海伦与最快恢复清醒的闻罗湛楼等人。

    三五个人徒手扒开一层又一层的泥沙和碎石,将掩在底下的胥辰一点点地挖了出来。

    然而,正如荀秋所担心的,胥辰虽然还活着,但是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他的身上堆积了太多的泥沙碎石,浑身血肉模糊,清秀俊逸的脸庞也已经面目全非,内脏几乎被压成豆腐渣!

    “辰哥……啊啊……”海伦面对奄奄一息的胥辰,悲痛欲绝地痛嚎一声,脸上的泪水无情地滑落,在她的灰头土脸上冲刷出两道清晰无比的沟壑。

    她立在原地,不知道是该上去扶胥辰,还是该让胥辰就这么躺着。

    她全身颤抖地跪到胥辰的身旁,伸出手去,却又不敢碰胥辰一下。

    她知道,胥辰现在一定很痛,很痛!

    海伦抬起头,双眸盈满泪珠地看着荀秋,嘶哑着喉咙颤颤地哀求道:

    “荀大哥,求求你,救救辰哥吧!!

    荀大哥,求求你了!

    米儿姐姐,呜……”

    一见到已经走近前来,蹲在她身旁,脸上挂着血丝的米瑞儿,海伦情绪愈加激动,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扑到米瑞儿的怀里,痛彻心扉地嘶号着、痛哭着、哀诉着。

    面对此情此景,荀秋心里沉重万分。

    他抬起已经血丝满布的双眸,望着几千年、几万年都不会变的星空,努力让眼角的浊泪不要滑落,心里无声地怒吼着:

    为什么?!

    这种无奈和痛苦,为什么我要再经历一次?!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最珍惜、最亲近的人一个个地死在自己的面前?!

    为什么就算是换了一个世界,自己还是逃脱不了这种厄运?!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老天爷?!

    望着眼圈渐红、无声落泪的荀秋,和伏在米瑞儿怀里抽咽不止的海伦,新秋甲师团的众人也只能默默静立在一旁。

    胥辰受的伤太重了,即便是七海世界最好的医生在场,也是回天乏术。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伫立着,望着胥辰的生命气息一丝丝地逃离、逸出、回归到大自然。

    正当大家被巨大的哀痛所笼罩的时候,百择走到了荀秋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意识波写入与他交流着:

    【荀秋,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希望!】

    荀秋看到呈现在脑海中的这行字,豁然回过神来。他眼神放光地瞪着百择,一把钳住百择的双臂,咽了咽口水,用状似癫狂的语调急切问道:

    “你有办法?!

    什么办法?快讲!”

    已经哭得脱了人形的海伦听到荀秋急切无比的问声,也从米瑞儿的怀里扬起头,望着此时此刻依然笑盈盈的百择。

    从那副一见就令人生厌的做作笑脸上,她似乎看到了一丝点燃胥辰生命的希望之光。

    百择脸上的笑意依旧,语气慢吞吞地说道:

    “我不确定能不能完全治好,但保住命应该是没问题的!”

    “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啊……胥辰他……”荀秋都快急死了。

    胥辰已经危在旦夕,百择究竟知不知道人命的脆弱?他不确定,他只知道,百择的话也许真的可能救胥辰一命。

    “你放轻松一些,”百择慢条斯理地拨开了荀秋钳着他胳膊的手臂,“那小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荀秋半信半疑地又扫了下胥辰的意识波。对于无法监测意识波的强弱,他感到非常的愤慨。

    但转念一想,他无法监测,不代表百择不行。

    也许百择真的有这本事也说不定。

    荀秋的心情微微收敛了些,平心静气地对着百择说道:

    “你说吧……”

    百择指了指荀秋的空间环卡,淡淡地说道:

    “救命的药剂就在你的空间环卡里。”

    荀秋一听,有些不解地思索了下。

    他的空间环卡里,当然常备着一些伤药。但那些药剂只能治一下相对普通的伤,或是延缓一些病痛。像胥辰这样五脏俱裂的伤势,普通的药剂是根本没有用的!

    普通的药剂没有用的话,那就是……

    “莫非麒麟血有这个神奇的功效?!”荀秋一念至此,脱口而出道。

    海伦等人听到荀秋居然拥有麒麟血这么一个超脱寻常认知的宝贵材料,整个人都亮了。

    这可是世人难得一见的瑞兽之血,其功效当然是不可以常理度之。

    而闻罗及湛楼等人,更是亲眼见过麒麟血神奇的人。

    一棵比天海站还要广袤庞大的巨树,也能在麒麟血的滋润下恢复生机,那胥辰不过一个小人儿,应该更是不在话下吧?!

    原来如此……荀秋恍然,谢过百择的提醒,正想将麒麟血取出,让胥辰服下。却听到身旁传来几声刺耳的笑声。

    百择伸出手,拉住了荀秋有些慌乱的举动,声音突然阴恻恻地说道:

    “麒麟血不是寻常物。区区一小份即可救活铁柳,若是胥辰服下,肯定受不住,立刻暴毙而亡!”

    “那……”荀秋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为自己因慌致乱而感到心悸胆寒。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恭敬无比地望着百择,深吸一口气,定了定自己的心神,才沉声问道:

    “我不猜了。你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百择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远在人群后面的檩照说道:

    “那个小子给你的东西。其实是最好的伤药。”

    顺着百择的指头,围在荀秋和胥辰身旁的所有人都齐齐地看向那一个平平无奇的家伙。

    檩照?

    他给了我什么?

    情急之下,荀秋一时间突然想不起来了。他偏过首,看了看已经不再以幻影面具视人的胥辰,心里头咯噔一下,想了起来。

    化形因子?!

    那玩意居然是伤药?!

    荀秋用质疑地目光审视着百择,深度怀疑个性相当糟糕的百择并不是真心地想帮自己和胥辰,纯粹是以此为乐,在拿自己和关心胥辰的大家寻开心!

    他相信百择还是干的出这样的事的。

    “……”荀秋用充满嫉恨和怨毒的眼神,狠狠地刮着百择。虽然他知道百择并没有,体会不到千刀万剐的痛苦,但他依然按捺不住这种冲动。

    望着纹丝不动、丝毫也没有拿药剂出来救治胥辰意思的荀秋,海伦刚刚有些神采的脸庞又倏地暗了下去。她明白荀秋眼神的意思,她也觉得那个笑吟吟的家伙不靠谱。

    海伦已经哭不出声。她偏过头,发现胥辰的气息比起刚才来,显得更加微弱了。她的心头一酸,双手无力地扑倒,支在胥辰的身旁,任由眼角的泪珠滑落。一双被泪水冲刷干净的眼眸,充满哀伤地凝望着双眸紧闭、不知道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的胥辰。

    百择饶有兴致地回望着荀秋,嘴角的笑意更盛了:

    “哈!不相信我?

    那我问你,如果化形因子想要生效,它最表象的作用应该是什么?”

    荀秋看着没有一丝不快的百择,开始认真地思索起他的问题来。

    毫无疑问,如果化形因子想要起效,最基础的、最本真的、最表象的,当然是面部的变化!

    而要让一个人的面部发生永久性的改变,其对人体、也就是面部的分解与重组就是不可避免的!

    也就是说,化形因子只要有改容易貌的功效,就必定有一定程度上的肌体恢复能力!!

    而化形因子可是声称连骨头都可能改变的药剂,其对肌体的恢复效能应该是非常强悍的!

    待荀秋得到这一令自己振奋不已的答案时,百择适时地说道:

    “明白了吧?

    不得不说,炼出化形因子的人,肯定是站在炼药师巅峰的人物。

    嗯,这种地位和成就,应该跟身为制卡师的你母亲属于同一个水平了。”

    而这个药剂,如果檩照没有撒谎的话,应该是来自于狂涛甲师团的“莽夫”!

    也就是说,这也是一个只要愿意,就可以傲立于七海世界的人物!

    虽然外号”莽夫”与炼药师有些不搭调,但荀秋还是深深地被那一个小小的、只有区区十几个人的狂涛甲师团的深厚底蕴所折服!

    “还等什么?那小子还有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咯。”在荀秋陷在思绪中、有些恍神的时候,百择居然十分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啊……谢谢!”

    荀秋有些慌乱地谢了一声,赶紧从空间环卡里取出了化形因子,将胥辰轻轻地托起,撬开他紧闭的嘴唇,将化形因子缓缓灌入他的口中。

    在静等十来秒后,胥辰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开始不由自主地狂乱抖动起来,以至于荀秋连将其扶稳都颇为困难。那一个装着化形因子的瓶子也哐当一声滚落在地。

    胥辰身上、脸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他的身体里、脸上,似乎有无数的虫豸在涌动一般,一时突起,一时凹陷;一时波诡云谲、青筋暴涨,狰狞可怖;一时又光泽如镜、凝彩飞华,清逸绝然。

    在他的肌骨重塑的过程中,胥辰的心跳、呼吸终于慢慢地恢复正常,他的脸色也从之前的惨无血色,渐渐凝出一丝红亮来。

    只是,他的脸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