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甲狂涛 > 第八章 你才脑子,弄坏了呢
    望着围观者越来越少的闻罗,很是有些疑惑地、呆呆地对迎上来的荀秋说道:

    “荀哥……怎么……”

    “表现得还不错,闻罗。不过,有点太过于强了……”荀秋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环,如手指间有根小木棍一般拈在一起,半眯着一只眼睛淡淡地说道。

    在刚刚走出【夜刃】的闻罗脸上有点歉意,觉得自己表现不佳之时,荀秋适时地补充说道:

    “不过也好。这样的话,其他甲师就不会觊觎我们这一块小地方了。按照规矩来说……”

    荀秋转向乐天愉,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

    “按照规矩,明日午时前,都不会有人来打搅我们了……不过,相信这位小兄弟已经打出了名号,周围的甲师应该不会再来打我们的主意了。

    “话说,荀秋,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高级甲师?他的年金一定很贵吧?”乐天愉颇有些震惊地问道。

    “年金……什么?”闻罗一脸疑惑地问道。

    本来在旁边静静围观的沁杨终于看不下去了,一脸急咧咧的样子冲了上来,摊着双手很是为闻罗抱不平:

    “年金啊,就是钱啊!荀秋到底答应给你一年多少钱让你加入新秋甲师团的?!

    “你别告诉我,荀秋根本没有跟你说过吧?”

    沁杨猛地转过头,很是鄙夷地望着荀秋道:

    “荀秋,你居然空手套白狼?!连年金都没说,就将这么一员猛将拉来了?!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药啊?!”

    “阿杨……”沁宁扯了扯沁杨的衣袖,示意他说话客气点,对方毕竟是他们的团长。

    “没事。”荀秋横手一压,制止了沁宁的劝阻,微微一笑说道,“年金都是小事。我相信闻罗不会介意的……”

    “你瞧瞧,这是人说的话吗?”沁杨还是一副惊愕非常、满脸不平的模样。但是旋即,他便沉下了心,因为他听到闻罗非常急切地说了老长一段话:

    “荀大哥对我有大恩。他帮我报了仇,还救活了树神,打跑了侵蚀树神的异形。

    “我这辈子都会跟着荀大哥。我相信荀大哥不会亏待我的!”

    望着有些急红眼的闻罗,沁杨也自知理亏,有点讪讪地捂了捂自己的脸,嘿嘿一笑,低声嘟囔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闻罗的话让沁杨沉静了下来,反倒让时煦像打了鸡血似的冲来过来:

    “什么树神?什么异形?荀大哥,你们都遇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给我讲讲吧?好不好?”

    荀秋正满脸难色地不知怎么办才好,却见到另一个小女孩也蹦到了自己的眼前,像个小兔子摇着耳朵般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

    “额……”荀秋不自觉地用手摩挲着自己的鼻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头,看了看旁边幸灾乐祸的乐天愉和爱莫能助的吴小希,旋即将自己的视线转向石丘俊。

    “哥,包我身上了!”石丘俊拍了拍自己厚实的胸口,满脸“拿着糖果的怪叔叔”的猥琐表情,笑吟吟地从空间环卡中取出了一副野外烧烤摊,立时表演起他的绝技来。

    霎那间,整个新秋甲师团的所有人都被石丘俊的超强烧烤技艺给吸引,浑然忘记了还有树神和异形之类的存在。

    在借助石丘俊的特长收服了几个小妮子后,荀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这点脸他还是拉不下来。

    趁着几个半大孩子的注意力被烧烤的香味所吸引的当口,他取出了【八角】,然后招呼团队的几个头脑人物,在【八角】的大厅里围坐一团,召开了新秋甲师团的第一次决策会议。

    与会的有所谓的副团长,乐天愉、沁宁。乐天愉的死对头梅斯菲尔,梅斯菲尔的助理米瑞儿及苏念。原本的团队实力第一人、现在却显得有些平平无奇、目前来看只能屈居第二的胥辰。团队第一机修吴小希,第一战术卡设计师鸯宏文,以及荀秋刚刚指定的团队运营官湛楼。

    “首先我想说的是,”荀秋透过【八角】开着的门,瞟了一眼在石丘俊的摊位附近旁观的聂修道,“我信不过那个大叔,他是……”

    “他是我家请来的师傅,教了我很多东西。而且他也算是曹言的师傅。怎么信不过?”梅斯菲尔撅着嘴,有点不高兴地斥道。

    荀秋思虑了半天,才压低嗓音道:

    “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我就明说了。

    “我可以看到感知比我低的人的情绪色。比如一个人的喜怒哀乐等。甚至是对我的信任度。

    “所有人里,那几个新来的弱一些,我可以理解。但是聂修……几乎为零!”

    荀秋用手势做出了一个圆圈,然后环顾梅斯菲尔及其他人。从大家的情绪色中,他发现大多是惊讶、甚至惊悚,甚至对于荀秋的信任色都降低了一些。

    他没有办法,只得解释了一下:

    “我只能知道你们高兴还是难过,其实跟看人脸色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我的方式要更加明确一些,仅此而已。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我并没有窥心之术……”

    眼见着大家,尤其是沁宁的信任色慢慢恢复了正常,荀秋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继续看向梅斯菲尔,继续说道:

    “聂修也许没有恶意,他可能很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不想投入太多。不过,我们是要做大事的。再说了,梅啊,你也是一名成熟的甲师了,还要保姆干啥?”

    “是师傅,不是保姆!”梅斯菲尔星眸透光,目光似刀地狠狠睃了荀秋一眼。

    荀秋摆了摆手,很不以为意地说道:

    “行了行了……都差不多啦。

    “而且,团里有个老是阴沉着脸的大叔,总觉得怪怪的。你说是不是,沁宁?(说到这里,荀秋故意朝沁宁看了一眼,收获了沁宁一个如捣蒜般的点头示意。)

    “总之,大叔,就算没有二心,也要不得。梅啊,你懂我的意思嘛?”

    “我明白了……”梅斯菲尔很不情愿地应了下来。

    “另外,我是这么打算的,”荀秋见终于说服了梅斯菲尔,才转向乐天愉和胥辰他们,“首先,就是为你们换装,机甲啊战术卡啊,统统换掉……等下我们就入城,先将机甲搞定。小希,我们还得收购引擎的材料……”

    “嗯,我呆会列个材料单,尽量一次买齐。”吴小希微微颔首记下。

    “荀秋,你真的发财了?”乐天愉此时仿若已经不认识荀秋一般,满脸都是疑惑之色,“而且……那个传说是真的?你真的干掉了一个中级甲师?”

    “中级甲师现在算个屁啊……”鸯宏文啧了一声,很是有点看不起人地斜了一眼乐天愉道,“荀秋现在应该够实力干掉三个……不,五个了吧?”

    “居然还有传说了啊,哈哈——不过也得看对方是什么类型的甲师,做不得准的……”荀秋呵呵一笑,并没有直接否认鸯宏文的话。

    一听到此,米瑞儿、苏念和梅斯菲尔纷纷面面相觑,有点难以置信。他们想不到荀秋居然已经成长至此了!

    就算他们没日没夜地训练,而且有聂修和章天两个大叔做教练和顾问,他们也只是刚刚实现突破,与普通的同系中级甲师堪堪战个平手而已!

    荀秋这段时间在外面,到底有些什么奇遇啊?梅斯菲尔几人除了怔怔地看着荀秋外,也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荀秋了。

    自己总算没有跟错人!这样的话,沁杨和汲商在他的带领下,都能获得不错的前景吧?沁宁心思纷扬,双眼灼热、无比期待地看着荀秋。

    “对了,米瑞儿,还有胥辰,你们俩也是分神系甲师,我改天制作两张分神训练卡给你们……

    “呵呵,差点忘了,胥辰是【虫师】家族出身,可能是我唐突了。”

    荀秋望了望身旁的昔日天才甲师,心想自己定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自己居然想分享分神修炼的方法给一个【虫师】家族的少年英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谁曾想,胥辰一听有分神训练的方法,脸上顿时洋溢着如获至宝般的神采,他双眸放光地点了点头道:

    “别这么说,你才是……”胥辰话说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眼眸流转半刻,话锋已然不同,“任何方法我都愿意试下的。”

    “对了,”荀秋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郑重其事地问向胥辰,“你听过冥想收心法嘛?”

    “冥想收心法?”胥辰咀嚼着这一陌生的词汇,秀眉深锁,面色凝重,脑海里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我从未听过这个东西。这个很重要的嘛?”

    连【虫师】家族都不知道嘛……荀秋听到胥辰的答案,不免有些失望。

    难道,要去找子书大师的后人问问?这可上哪里找去啊?等等……

    “那你们练习分神之后,通过什么法子收敛心神的?”荀秋重新燃起了希望,目光灼灼地看着胥辰,一脸期待地问道。

    “没有啊……”胥辰还是有些不懂荀秋到底想问什么,“只要多注意休息,不要使用分神过度就行了。”

    “……”荀秋一听,顿时蔫了下去。

    没想到,【虫师】家族居然也没有更好地办法。难不成我的问题真的无解了?!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惴惴不安地问道:

    “你们修炼分神,难道都没有后遗症的吗?”

    胥辰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地讪讪一笑道:

    “哦,你说这个啊……

    “还真有。不过大多是轻微的神经衰弱罢了。据说某些比较厉害的先辈曾出现过神智迷乱,或是萎靡。但是具体还得参考自身的分神等级的。

    “总之,等级越高,副作用越强。

    “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所以我们先辈并没有专门研究过针对副作用的方法……”

    胥辰斟酌半天,才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脸色立时一沉,有些不安地问道:

    “哥,你该不会已经出现副作用了吧?严重吗?”

    “呵呵,”看到胥辰终于明白了过来,鸯宏文嗤嗤一笑,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还挺严重的。他非但不是迷乱、萎靡,也不是精神衰弱,而是狂乱。”

    荀秋苦巴巴地笑了一下,没有反驳,只是有点落寞地点了点头。

    “哈……不会吧?荀秋你训练过度,把自己的脑子弄坏啦?”梅斯菲尔瞪着双半含惊讶、半含嘲讽的星眸,低笑一声道。

    荀秋嘴角微扬,勾勒出一道灿若骄阳的和煦笑容,眸似秋水般斜了梅斯菲尔一眼,然后用意识波写入给梅斯菲尔发了一句话:

    【你才脑子弄坏了呢!】

    霎时间,梅斯菲尔的面部表情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扭曲着、蹙狭着、拧巴着。她的眼眸中、她的娇艳欲滴的唇角、她脸上每寸肌肤,都在诉说着两个字:

    恐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