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甲狂涛 > 第一卷 漩起 第九十八章 察言观色,如此了得
    接下来的机甲对决,吴小希因为自己的高爆弹夹已经清空,她那二星级的机甲在对方势若猛虎的攻势下,也顺理成章地败下阵来。

    望着差点被剥皮拆骨的机甲,吴小希只是笑笑。就这伤残程度,基本报废了。

    这架跟随自己多年的古董,终于在今日迎来终点了。

    不过,荀秋让她和冷鸦演这场戏的目的,她倒是挺好奇的。除了装甲修复技术之外,荀秋肯定还有其他的本事。比如如此迅速地锁定冷鸦作为自己的同伴,就是一件非常值得思量的事情。

    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视了一下荀秋所在的方向,发现他此时正跟一个家伙打得火热。

    又是一个新的盟友吗?吴小希不禁作如此猜想。

    然而,事实正好相反。此时与荀秋在一起的张鸣,恰恰是他们需要防备的对象。

    “怎么样,这东西好吃吧?”荀秋喜滋滋地在石丘俊的摊前招呼着张鸣。

    在他的示意下,石丘俊哪会说个不字?

    能够在此使用最上乘的食材将自己的技术呈现出来,作为一个厨师,他还有什么可求的?

    只要是荀秋想做的,石丘俊现在完全是不做思考的支持。他完全相信荀秋可以带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份信任来自荀秋所提供的巨量炽芒虎肉。

    因为除了自己获猎以外,他也想不到为何一个不甚富裕的甲师身上会有如此巨量的高级食材!

    这整整几吨的食材,就是荀秋实力的见证啊!

    “河次河次……”张鸣支支吾吾地应着。自从来到此地以来,他早就吃腻了营地里的配餐。石丘俊的手艺配上极品的食材,那简直就是无上的享受!忘乎所以的他浑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对荀秋所问的问题也是半分戒心都没有。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在此地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你看,我跟兄弟刚来,对这里真的毫无头绪……”荀秋有意无意地引导着张鸣,希望从其口中获得更多的营地情报来,“要是一不小心冒犯了什么规矩,我倒是不要紧。主要是我兄弟,他可是家里的独苗,而且只是一个厨子,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的。”

    石丘俊一听这话,一张嬉笑的迎宾脸忽地一变,阴沉地像个煤球似的,手上的烧烤动作虽然不停,嘴里却开始叨叨起来:

    “哥,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再怎么说我也是……”

    荀秋赶紧把石丘俊这个大喇叭给关上了。他怒眉一扫,石丘俊即刻噤声。

    张鸣一脸“我都懂”的表情,拍了拍荀秋的肩膀,然后以一名营地老人的口吻劝慰道:

    “我知道,你们昨晚刚来的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们是为何进来的。你的实力我不敢说,就这黑胖……”

    听到这里,石丘俊忍不住很隐晦地白了张鸣一眼。

    “实在不够格进入营地的。我看你这兄弟呀,估计要常驻此地了,不如就在这个食堂谋个差事得了?嘿嘿。”

    “既然不够格,不如将他撵出去得了呗。”荀秋淡淡地笑笑。

    望着谈笑如常的几人,吴小希也不答话,径直闪到了人群深处,装作欣赏斗甲的模样。她的目光仍旧时不时地瞟一眼荀秋这边。

    因为本周试药名额尚未决出,大热纪耀又已然输了,此时想要挑战的甲师相较之前要踊跃地多。嗟乎赞叹声,不绝于耳。

    “你别想了。”张鸣停下了口,依依不舍地将手中的烧烤放下,煞有介事地面对荀秋说道,“暴力突围的事情也别想。玩不起的。这里的防御机制,是经过精密计算的。你们这样的初级甲师,没有希望的。”

    张鸣说到此处,很是得意地看了看石丘俊满脸痴呆的模样,嘴角冷冷地一歪。

    “是吗?张兄弟知道得真清楚啊。真是幸亏遇到你了!”荀秋心底一沉,一双眸子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张鸣。他一直都在关注着对方的情绪色。

    “啊?……哈哈,我也就是略微知道一些罢了。我可不敢尝试啊!嘿嘿。说真的,只要有你这兄弟在,我无所谓的啊。不过,这么好的食材,怕是不久就要吃完了吧?”张鸣一发现话锋不对,居然直接顾左右而言他。

    没戏了。张鸣对我的“信任色”已经跌落谷底……这家伙的戒心还是有点的嘛。行,那我就换一个家伙,继续探……荀秋暗叹。

    当日晚间,荀秋吃完了营地的配餐后,就招呼石丘俊收摊,准备回去统计下今日的成果。

    “这就走了?这晚市……”石丘俊面对滚滚而来的客流,有点不舍地说道。

    “走。你卖的东西不便宜,货量太大容易招眼。”荀秋不给石丘俊任何反驳的机会,拉着他便往自己的营房赶。

    荀秋回到营房,发现吴小希已经回来了。他将黑熊般的石丘俊推进了营房,正准备关门商讨的时候,他的房门被人哐地一声按住了!

    荀秋愕然!

    此人速度之快,居然令他感知铺开的情况下,都来不及做出应对!

    “我知道你们在打假赛。”

    对方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吴小希和石丘俊脸色为之一变。

    这是一名看上去便有点不凡的甲师。

    一头飘逸灵动的蓝色长发下,是一张极容易让少女沉迷的英俊脸庞。银灰色的甲师劲装下,体型匀称,高挑健美。因为其瞬时冲进荀秋他们营房的缘故,本该如瀑布般静伏肩上的长发正随风飘扬着。微屈着身子的他目光灼灼,眉睫噙笑地盯着荀秋,似乎完全没有将房里的另外两人放在眼里。

    荀秋转身,望向门口的不速之客。待他看清楚此人后,只是旁若无人地将他拉进了自己的营房,然后顺势关上了房门。

    “怎么,准备拿点什么东西来封我口吗?”那名甲师将自己的长发往后一拢,冷笑一声,斜睨了一眼荀秋,悠然问道。

    “并不是,我想你误会了。封你的口?我不需要。恰恰相反,如果你没找上门,我也会去找你的。”荀秋在那甲师身前站定,平淡如水地说道。

    “找我?莫不是阁下看中了我的身手,想让我也参与你们的假赛团伙?”那甲师邪魅地一笑,从自己的储物卡里唤出了一套看上去挺矜贵的茶座来。

    这套茶座可谓完备。除了基本的茶几、四张沙发座椅外,茶几上甚至还有清茶一壶,茶杯四盏。他往茶座里一坐,用细长如玉的手指拈起茶壶,为自己和荀秋三人各倒了一杯。

    “坐吧,别客气,就跟自己家一样。”反客为主的甲师丝毫不顾及吴小希两人惊愕的神色,潇洒自若地品茗着茶杯中的清茶。

    荀秋也不客气。他对此人有点印象,是那一批见到石丘俊的烧烤摊时,情绪色不同他人的甲师之一。

    四平八稳,起伏微小。

    但是略有些黯然神伤的意味。

    要么是暗桩,要么就是潜在的盟友。

    如果是暗桩的话,发现了他与张鸣的接触,并且察觉到了是假赛的话,一定会对他起疑心,也就不会找上门了。而且此人的敏捷等级之高,起码达到了五级以上,对付纪耀那样的对手应该绰绰有余。他不出手,可能正因为他也不赞同无当甲师团的行径。

    所以此人一出现,荀秋便猜测,此人极可能是一个潜在的盟友。

    “怎么称呼?”荀秋也不看对方,只是端茶浅抿了一口。

    “湛楼。”湛楼微靠沙发一躺,朗声应道。他眼眸的余光看到吴小希两人还愣愣地站在旁边,不禁招呼他们道,“来呀,站着干什么?”

    “哦……”吴小希瞧了瞧荀秋,又看了看湛楼,拘谨万分地在荀秋旁边坐下,也学着荀秋的样子,双手捧茶细细品茗着。

    石丘俊倒是没兴趣喝茶,只是砰地一声坐下,那沙发差点被他巨大的身躯给压坏了。

    荀秋放下了茶杯,直视湛楼问道:

    “你想出去吗?”

    湛楼明显一滞,旋即微微点头:

    “当然了。不过,你们打假赛的意义何在?废掉了两架机甲,也没看你换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啊。”湛楼秀目微阖,凝视荀秋,眉目中不乏讥笑之意。

    “我可以相信你吗?”荀秋故作担心地问道。实际上,对方的情绪色一直在他的监视下。湛楼的信任色已经有了一些上浮。

    “当然。”湛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才慢悠悠地说道,“实际上,你们并不是唯一在营地里搞小动作的人。还有另外一帮人。如果我指出来的话……”

    “是那个红头发的胖子吧?”荀秋略一思索,便搬出了一个最可能的家伙。那个红发胖子跟湛楼同样,属于情绪色异常人士。

    “……”湛楼不说话了。他的眼眸中溢满了惊异之色。从一开始荀秋就说要找自己,到现在荀秋直接点出了他心中所想的人物。湛楼发现,荀秋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高深一些!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莫非自己和袁胖子露出了马脚?

    “你们并没有露出马脚,但我就是看得出来。”荀秋瞟了一眼湛楼的惊讶色,立即猜到了对方的小心思。

    他的话宛若一个重磅炸弹,在湛楼的心中掀起了不小的震动。湛楼的惊讶色像是突破了天际般,飞速地上涨!他秀美的脸庞也不可遏制地开始拧眉锁额,一双晶亮的眸子仿若可以溢出水来。

    但是事情还未结束,荀秋的下一句话,直接消除了湛楼内心残存的疑虑:

    “我之所以搞这一场,完全是因为那家伙是个暗桩。而且是个实力不可小觑的暗桩。我们输掉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他输掉了至关重要的战术卡。而且,我也已经摸清楚了他的底牌。”

    湛楼完全服了。荀秋不仅看出了他和袁胖子的小心思,还挖出了一个暗桩?!

    吴小希也是惊愕万分。她至此才知道荀秋与张鸣结交所为何事。

    没想到荀秋察言观色的本事如此了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