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机甲狂涛 > 第一卷 漩起 第七十六章 结交袁老,初试制卡
    荀秋第一次走进了袁老头的店。

    这是一间很简单的小店,里面的摆设凌乱无章,像是主人家一点都不在意整洁度一般。

    身穿着宽袍大袖的灰白长衫的店主袁老,已经六七十岁,方脸大眼,灰眉矮鼻。花白的头发像乱草一样,似乎从未打理过。岁月在他脸上很不客气地划上了一道道沟壑。唯有那双精亮的眼眸,似乎还未被无情的岁月侵蚀,依然灵动敏锐。

    袁老头不是新含城的原居民,原来是个游历四方的制卡师,只是后来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吃不消,容不得他继续在外面游历,便随性而为地留在了新含城。

    作为新含城目前仅有的一位制卡师,他在这里度过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城里人对他也是尊崇有加。除了脾气稍微臭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毛病。

    当他看到荀秋走进自己的小店时,袁老头明显有点不乐意。

    这一天,新含城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一个个天生感知极弱的人,居然通过荀秋教授的秘法突破了感知。这让城里唯一的制卡师很没有面子。

    “哼,小哥找我这个没本事教人的制卡师,有什么指教啊?”

    “不敢不敢。袁老伯,我是来买东西的。”荀秋站在袁老头面前,一脸地恭敬。

    “哦?我这里虽然也有一些战术卡,但是想必小哥应该看不上吧?都是一些过时地玩意。外面世界发展得如何,我早就没有概念了。”袁老头语气僵硬,一脸地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是要战术卡,我想要买一套制卡的仪器。顺便想要请教下制卡仪的用法。”

    “制卡?!小哥不是甲师嘛?要制卡仪干什么?难不成你觉得老头子我技术太差,连制卡这门生意也想抢了去?”袁老头一听,挤出一个冷笑,眼眸中透着一股寒意。

    呀,袁老头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啊?虽然看不透袁老头的情绪色,但是袁老头是个实在人,荀秋一眼就看穿了袁老头此刻的心境。

    “其实,我真的是虚心求教的。不过,袁老伯可不要嫌弃我感知等级低啊。”

    “哼,现在外面世界对制卡师的感知也没有要求了?!”

    “有的,五级是基本。”

    “那你知道了还问什么?寻我老头子开心?”

    “不是的。其实,我确实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比如,能量卡的驱动模块编码,为何采用的是循环设计,而不是直接采用线性设计?”

    袁老头一听,煞是惊讶地看着荀秋,随即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能量卡的编码已经沿用了几百年,经过了无数代制卡师的优化,早就被研究透了。之所以采用循环设计,只是因为这种设计可以更有效率的激发能量元素内部储存的能量。线性虽然可以更加快速地传导能量,但是因为激发得不彻底,对能量元素是种浪费。线性设计早就在能量卡设计之初,就被论证为低效而弃用了。”

    “原来如此……”荀秋故作思考状,仿佛正在思考袁老头刚说的知识点般。

    而经过这么一问一答,袁老头的脸色已经缓和了许多。

    荀秋暗自笑道。

    郭逸曾经说过,有时候,求别人办事,对对方来说,也是一种恩惠。

    事实上,正如郭逸所说的,他的虚心求教,很快就打破了他与袁老头之间的隔阂。

    其实这个问题,属于制卡基础中的基础,他早就已经通过无名制卡摘要获悉了。有此一问,无非是想搞好与袁老头的关系。他虽然获得了无名制卡摘要,但是其中依然有许多制卡方面的专业术语,摘要中并没有解释。他还得多多请教袁老头,才能完全地理解掌握。

    接下来,荀秋就像一个孜孜以求的好学生,搬出了好多关于制卡的基础问题。一时间,袁老头对荀秋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很是欣赏,再加上新含城里根本没有人可以跟他聊制卡,二十来年埋在心底的郁闷一下子倒了出来,让他心情舒畅无比。

    原本气氛沉闷的小店,居然渐渐地传出了袁老头爽朗的笑声来。

    那些偶尔路过袁老头小店的人们无一不是大白天见到鬼的表情。很快,新含城里又有了一个新的大新闻。人们听闻袁老头居然会笑,一个个吃惊地下巴直接摔到地上!

    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荀秋才艰难地以吃晚饭为由,逃离了袁老头的小店。而他除了如愿地买到了一套制卡仪,搞清楚了一些他不懂的概念之外,还买了不少制作卡片所需要的材料。这些材料有些与布朗炼金术重复,有些则完全只用于制卡。荀秋也不在意,一股脑地统统买下来。

    他现在要尝试自己制卡。

    因为无名制卡摘要里,记载着一种更加强力的能量卡。而他,正好拥有所需的所有材料。其中就包括乌浦大叔所收藏的沙硫!

    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提升感知等级,以及通过制作储物卡等基础卡片,来吸取实际制卡的经验。

    当夜,荀秋静静地一个人呆在【蜂巢】里,开始了自己第一次制卡。

    储物卡,作为七海世界使用最普遍的卡片,其技术最为成熟,制卡难度也最低。低到什么程度呢?只要在最基本的空白底卡上,通过感知操控制卡仪,为底卡编写相关的物质波调频编码,即算完成了。

    这其中最难的部分,便是将自己的感知凝练到极致,再通过制卡仪改写底卡的物质波结构,将实现卡片功能的特殊制卡符编码写入卡片深层。

    这对于拥有万象至微的荀秋来说,已经不算难事了。通过凝练他的感知池,他的感知凝练程度比制卡师所要求的要强上两个档次不止。不过,副作用就是,万象至微所消耗的精神力也更加地多。

    荀秋拿出了一张从袁老头那里买来的空白底卡。这是一张用塔特合金压模而成的最便宜的底卡。买一张仅花他一枚蓝铁币而已。

    之后,他又拿出了一副制卡仪来。方方正正的仪器上面,有一个卡片状的凹槽。此凹槽既可用于底卡的制作,又可用于制卡符的编写。

    将底卡置入凹槽后,仪器亮起了一微湖蓝色的灯光,照亮了眼前的底卡。

    他闭目静坐,开始释放感知,将感知池凝聚到底卡之上,他的视角极具地扩大,并迅速地进入了物质波层面。这一方仪器的作用在这时显现了出来。它可以将物质波层面的图像不断放大。仪器、底卡与他的感知,三位一体,缺一不可。仪器就如一架连接感知与底卡的桥梁,具象化地呈现在荀秋的眼前。

    荀秋猛地睁开眼,一双锃亮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仪器呈现的一方光幕上,开始用心念编写起储物卡的编码来。那一方光洁无暇的光幕上,不断地出现一行行字符。那些字符不断地浮动着,跳跃着,用一种只有制卡师才可理解的方式构筑起一个个独特的结构。

    由于是第一次制卡,虽然只是制作一张储物卡,但是对制卡符的调用不甚熟悉的荀秋,还是不断地出现停顿和思考,一张普通制卡师几乎百分百可以在几分钟完成的储物卡,居然也花了他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谨慎的他在码完了制卡符后,还不忘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这又额外花了他将近两分钟的时间。之后,他才如释重负地收回了自己的感知。眼前那一方仪器的光幕一下子消散,并回复到未被感知激活前的样子。

    荀秋拾起了自己制作的第一张卡片,心里免不了有点忐忑。就算是区区一张储物卡,其核心编码也分为驱动模块、数据模块、算法模块、异常处理模块、交互模块、物质波调频模块等十几个部分。而其中,对储物卡最重要的即是物质波调频模块。储物卡便是通过此模块改变了物品的物质波,使之可以化实为虚,将诺大的真实物品存入一张小小的卡片之内!

    他将这张储物卡置入了自己的空间环卡里,开始试用。

    通过操控空间换卡的界面,选择了那张储物卡,随手将眼前的制卡仪置入。霎时间,刚刚还在眼前的制卡仪,已经完美无瑕地置入了储物卡之中。他再用手指轻轻一划,那制卡仪又噌地一声出现在他眼前。

    哈哈!

    荀秋欢快地笑着,不断地将那套制卡仪放入又取出,取出又放入,玩得不亦乐乎。

    募地,他闭上了眼睛,将储物卡的编码过程完全地梳理了一遍,一丝不苟地进行着总结。有过一次经验之后,他便明白了许多之前无法理解的理论内容。不作任何停顿,他马上开始了第二张储物卡的制作。他需要巩固这一块刚刚熟悉起来的知识。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他仅仅花了五分钟的时间,便已经非常顺利地制成了一张储物卡。

    “还挺简单的嘛……”荀秋很满意自己的进度。而且他还发现,相比单调枯燥地使用万象至微锻炼感知,通过制卡的方式要显得更有趣味,效果也更好一些。

    如果是蹲守在秘璃矿附近制卡呢?是不是成效更大?

    不过这想法想一想便罢。在异兽周围玩制卡,怕不是嫌命长?

    嘴角噙笑的他将新制成的储物卡也存入了自己的空间环卡里。正当他想着试下制作难度更高的卡片的时候,空间换卡的界面在他手指滑动下,停在了【千节】那里。

    是哦。自己来到新含城后,还未好好地了解过【千节】呢……荀秋无声自语道。好奇之下,他打开了【千节】信息卡,审阅起【千节】具体的用法来。

    谁知,这一看之下,惊得他双眸如灯泡,下颌似汤匙。

    这【千节】,居然是这么用的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