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农门茶香远 > 第四百六十章 罗霜降的坦白
                      “你们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罗霜降温柔地笑,满脸圣洁的光。

    慕锦成看了眼顾青竹,后者也在看他。

    罗霜降,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千里迢迢从青州到南苍县,不畏世俗,抛头露面做了三生女掌柜,而后又嫁给了克死三房媳妇的铁血将军,这本身就是传奇。

    “罗姨,你说吧。”顾青竹拉住她的手,轻声道。

    “我原名罗玉萏,是青州一家没落户的庶女,七年前与将军有过婚约,可惜那时的我,听信坊间谣传,诈死逃婚,而后被亲人合谋拐卖,凄惨而死。”罗霜降说到这里,闭了闭眼,若她当日真的死了,倒能免受那些不堪的侮辱。

    “罗姨……”顾青竹用力地握住她的指尖。

    “你们别怕,我不是鬼魂,而是重生了,重生在诈死那一天。”罗霜降吸了吸鼻子,勉力笑了笑,“我用了三年时间从青州走到南苍县,却只在城门外见到豪迈出征的将军。”

    “你们大婚那日,与其说是我给慕家救急,仓促嫁给将军,保全慕家颜面,倒不如说是成全了我的夙愿,如今我又有了将军的骨血,这一生死而无憾!”&nbp;罗霜降抬起眼眸,坚定地说。

    “罗姨,你好生养胎,别想那么多,我一定会救二叔的,我们一大家子定能团圆。”慕锦成赶忙安慰道。

    “我恨只恨自个当初,明知贡茶会给慕家带来灾祸,却顾忌自个的身世秘密,不敢说出来,从而铸成今日之大错!”罗霜降哽咽道。

    顾青竹低声道“罗姨,这怪不得你,炒青是我炒制的,茶艺是我表演的,我那时年轻气盛,只想争斗茶大会头名,却不想被人连环设计,导致慕家陷入贡茶案。”

    慕锦成拍拍桌子“今儿又不是开批斗大会,你们俩干嘛都把责任往自个身上揽?罗姨,就算你当时说出今日之祸,你觉得我爹会信吗?只怕他不仅不信,还要将你当妖魔打杀,再说,青竹当日茶醉得厉害,若我坚决不让她上场,或者我爹肯放弃斗茶大会,都不会有今日,至于我爹,他只是想将百年慕家茶发扬光大,所以这些都不是一人之错。

    况且,纵使没有贡茶案,少不得还有别的案子,旁人已经想要谋害于你,又岂会因为你避过一时,就肯罢手的,如今,咱们不要纠结过去的事情,而是做好当下才是最要紧的事。”

    “对对对,锦成说的在理。”罗霜降拈帕子摁了摁眼角,又将钥匙往他们面前推了推,“我没法阻止事情的发生,就做了一些旁的准备。”

    “这……”慕锦成拿起那把钥匙看了看,看着并不似是什么百宝箱的钥匙,倒像一把寻常的门锁钥匙。

    见他疑惑,罗霜降解释道“这是我之前托顾青山找的小宅子的钥匙,那是个三进的小院子,原主人大概格外喜欢荷花,到处都摆着养花的大缸,足有二三十个。

    我将西府所有的钱财,还有将军这些年的俸禄,以及我在三生酒楼赚得钱,都藏在那里,约莫没有二十万两,也得有十七八万两,之前,我一直想要找机会交给你们,可总是一再错过。

    你们之前几乎卖光了铺子才救得明成,如今要想再救将军,到哪里筹钱呢,如今你们就是真当我是妖怪,我也要说实话了,再说,这些钱还不知够不够救人。”

    “罗姨,你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我和青竹刚正为钱发愁了,有了这一笔钱,我们手脚都活络了,干什么事也有了胆子。”慕锦成笑嘻嘻地说。

    “你们明日就去把钱取了吧,免得夜长梦多。”罗霜降叮嘱道。

    “好,我们明儿一早就去。”慕锦成满口答应。

    “爷,老夫人那边传饭了。”右玉在门外说。

    “就来。”慕锦成应了一声。

    顾青竹将桌上的银票收在箱笼里,三人一起往外走。

    在跨出门槛前,罗霜降突然回身问“你们当真不怕我吗?”

    “罗姨有什么可怕的,若是妖魔鬼怪都长得这般漂亮,还能及时帮我们度过难关,那就多来几个吧。”慕锦成嬉笑道。

    “臭小子,尽贫嘴!”罗霜降嗔怪。

    “罗姨,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为你保守秘密,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顾青竹小心搀扶着她说。

    “谢谢。”罗霜降用力抓着她的胳膊。

    慕锦成落后半步,走在罗霜降的身侧,两夫妻护卫似地陪她慢慢走回云栖院。

    寇氏一见她,立时紧张道“哎呀,你到哪里去了?你如今身子重,不论去哪儿,都得带着丫头,晓不晓得!”

    罗霜降赶忙说“母亲教训得是,我下次不管去什么地方,一定带着秋雁,您别担心了,是我瞅着日子近了,想要多走动走动,免得到时遭罪,这不,半道正遇见锦成他们,就一起回来了。”

    一旁的慕锦成帮着隐瞒,转移话题道“啊呀,我都饿了,快些吃饭吧。”

    寇氏最舍不得慕锦成,听他这样讲,立时换了心疼的表情,哄道“乖孙,快来坐,今儿厨房做了肉末蒸茄子,可好吃了。”

    陪一家子开开心心吃了饭,慕锦成和顾青竹回到茶香院,两人照旧坐在紫薇树下乘凉。

    “没想到罗姨居然是重生的。”顾青竹摇着蒲扇感慨道。

    慕锦成将她发顶上的一朵落花拈去,低语道“先有胎穿的我,后有穿书的允湘,而今,再来一个重生的罗姨,感觉也无甚惊奇,只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异世的人?是只有我们家有,还是其他地方也出现了?”

    “不知道啊,旁人不说,我们怎么会晓得呢?”顾青竹转头看了他一眼。

    “罢了,罗姨虽说是重生的,但她对前世的事情,并没有过多了解,且还为此做了准备,我相信这一世,我们定能改写不一样的结局!”慕锦成深深吸了一口气。

    “嗯。”顾青竹用力点了点头。

    慕锦成攥着她的手,微凉的指尖,在夏日里让人心安。

    第二日,天边微明,如鳞般的云层层层叠叠,朝霞为它们染上瑰丽的色彩,五彩斑斓,像一匹巧夺天工的锦缎,甚是华美。

    慕锦成和顾青竹吃了早饭就出发了,慕锦成亲自驾车,他俩日日忙碌,并没有人过问去处。

    及到慕府,慕锦成大步流星进去问“廖青,庆丰和宝应在吗?”

    廖青正在吩咐仆人做事,见着他,立时说“三爷找他们?今儿一早凉快些,他俩正在园子里锯树,上次下雨,几棵树被大风刮倒了,他们去收拾了。”

    “我有事,叫他们快来。”慕锦成挥挥手。

    廖青赶忙叫旁边的仆人跑去喊人。

    “另找一些箱子给我。”慕锦成又说。

    “要带锁的吗?之前园子里库房放物件的箱子有好多,我都收着呢。”廖青边说,边打开旁边的厢房,果然有几十个大箱子垒在屋里。

    “就这些吧。”慕锦成探头看了一眼,颇为满意。

    庆丰和宝应很快就来了,慕锦成让他们另赶了一辆马车,装了一些箱子,一起走了。

    廖青送到门口,他没有问缘由,但他相信慕锦成,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罗霜降买的小宅子在鱼市街一处偏僻的巷子里,慕锦成用那把钥匙开了门,宝应将马车直接赶了进去。

    三进的院子,长久没有人住,到处积满灰尘,枯枝落叶堆满地,一派衰败的景象,倒是沿墙根一溜摆的大缸里,长着繁茂的荷叶,此时芙蕖开得正好,淡粉鲜红相映成趣。

    “爷,我们到这里做什么?”宝应站在院子中央,挠头问。

    “今儿叫你们见识下,什么叫数钱数得手软。”慕锦成说着,挽起袖子,在大缸里一摸。

    入手滑凉,慕锦成张开手,掌中物暴露在几人眼前。

    一块带着黑泥的银锭,闪着白亮的光!

    “啊!”宝应不可置信地捂住嘴。

    庆丰比他年纪大,见识多,他淡定地转身去摸另一个缸,不过一两息,同样的一块银锭就出现在他手中。

    宝应一下乐了,三个男人负责从缸里取钱,顾青竹则蹲在井边洗刷银锭上的污泥。

    一块块银锭重见天日,在阳光下汇聚成亮眼的白。

    所有的缸都被清理了一遍,银锭几乎堆成一座小山,三人又将晒干的银锭整齐地收入箱子,幸好装物品的箱子足够大,才勉强将银子全部装下。

    经过仔细清点,一共十七万八千二百两,这些沉甸甸的银子,让慕锦成又看到了希望。

    这么多现银,运回山庄没有稳妥的地方放,慕府也不安全,慕锦成想来想去,只能暂且存在珍宝行的地下库房内,那里多放稀有珠宝,温如礼又是谨慎的人,不会出什么岔子。

    “罗掌柜自成亲后,坚持酒楼只收现银,今日看来倒是未雨绸缪,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温如礼将库房的钥匙交给慕锦成,连连点头道。

    “总归是慕家老祖宗保佑,柳暗花明,又让我有了努力的底气。”慕锦成自然没法与他说罗霜降重生的事,只找了个借口道。

    几人离了珍宝行,慕锦成叮嘱宝应和庆丰“你们一会儿回去,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去茶行搬制蒸青茶饼的家伙什了。”

    宝应连连点点头说“爷放心,我们不会往外漏半个字的。”

    庆丰淡然道“谁若是多嘴问,我倒要好好查查他是不是内鬼。”

    慕锦成自然知道他们俩最忠心,一个是他爹临终托付的长随,一个是自个从小玩到大的小厮,都是值得他信任的人。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